[翻译]若葉色のフェアリーテイル(上)

懸賞 2006年 06月 18日 懸賞

这个是翻译不是同人哦~汗

上次蟋蟀提到的特典小说,后来终于在mx上找到了。然后忍不住翻了。
就是这样咯。葵和桔梗的初遇。

嫩绿色的童话(上)
翻译:小桥舞 校译:风满袖

碧空如洗。
万里无云,时有劲风拂起绿荫摇曳,沙尘轻扬。
真是一个美好的季节呢……5月了吗。
通往武道场的过道,那一处从校舍的方向目不能及之地曾是我最近非常中意的抽烟场所。
若没被瀬谷校长逮个正着就好了。
还有一人……。
“葵。”
我回过头去,桔梗就在身后。
他的唇角浮着万年不变的微笑,视线却冰冷地凝视着我的手。
“被你逮到了啊,老师。”
“会议就要开始了。”
“都已经这个时候了啊。”
我虽然装出注目于手表的模样,其实打从一开始就知道时间已经到了。
我正是为了逃避这一切,才到这里来的。
“今天可别逃了。”
“是是。抽完这根烟我就过去。”
“我等你抽完。”
“你还真是慎重呢,桔梗老师。”
“因为上一回也被你逃掉了……呀”
突如其来的风吹动桔梗手中的文件,桔梗被风拂乱的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那一道光,使得深埋于我脑海之中那难以忘怀的回忆一下子涌上心头。
“……那天,也是这般光景呢。”
“哎?”
桔梗反问一边吐着烟圈一边冒出这句话的我。
“我是说第一次见到你的那天。”
对我来说,那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是啊。虽说我记不太清楚了。”
桔梗笑着说。
他笑的方式,是那种吟味着往事的微笑。他怎么可能不记得了。
……有时,我真的对他一肚子火。
“那真是很久以前的陈年往事了。”
“是啊。”
的确是很久以前的往事。
我9岁桔梗6岁。
那个人17岁。

那时并不曾远离主屋建厢房。主屋附近铺设着草坪,俨然一副公园的模样。
那一片无人修整的地方有一块呈山丘状的突起。不知是有人种下,还是天然长成,那座小丘上,四叶草长得郁郁葱葱。
“哥哥……你在哪里?”
那天记得我是在找寻哥哥的身影。
我被随风送来的浓郁香气所引诱,向那座小丘走去。
找到了……哥哥……。
“啊……”
涌入眼帘的,是令人目眩神迷的金色。
一个白皮肤、大眼睛的金发小孩站在那里。
“呜哇……”
出其不意的劲风从我们中间穿过。
一瞬间,我因旋舞的沙尘而闭上眼。
——沙沙
“咦……”
待我睁开眼,小孩的身影已消逝无踪。
“哥哥?”
“什么事,葵。”
叼着烟的哥哥正独自一人坐在四叶草田的正中央。
他吊儿郎当地把手搁在翘起的右脚上。在还是个小鬼的我眼里,这副样子真是帅呆了。
不,不是在意这种事的时候……。
“刚才是谁?”
“你说谁?”
哥哥摘了几朵白色四叶草在手中,仰头看我。
“谁…刚才有人在这里吧?”
金发,皮肤雪白,大概是个还不及上小学年龄的孩子……。
“这里只有我在”
这不可能。
“明明在的,金头发的小鬼!”
“你不也是小鬼吗?”
“讨厌啦!”
“哈哈”
一阵干笑。
对这副德性的哥哥说什么都没用了。
我不甘不愿地刚想转移话题,突然留意到脚边有着什么。
“啊……”
那是编织而成的白四叶草花冠……。
“妖精。”
“啊?”
“是妖精做的。”
“……你在说什么呢!”
哥哥温柔地将花冠捧在手里,把还不够长度的花冠摆弄成圆形的小小花冠。
“我遇到了妖精呢。”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花冠戴到我头上。
“住手!”
“很衬你呢,葵。”
“……!才不衬呢!”
“哈哈”
这么说着,哥哥握住了我的手。
我慌慌张张地把花冠搁在脚边跑掉。
妖精……。
世上才没有这种事。就连9岁的我也知道。
但是……那他究竟是谁?

我并不相信妖精的存在。
但是哥哥对此不再提一个字。
金色的发丝、雪白的肌肤。
与日本人相距甚远的容颜。
莫非……他真的是妖精吗?
我讨厌这么想的自己。
“真是个小鬼。”
笑着说出这话的哥哥浮现在我眼前。
我郁闷地踢着脚边的球,球朝意想不到的方向飞去。
“……怎么回事啊!”
我一边自觉丢脸,一边追向自己踢出去的球。
球朝着主屋后方灌木丛的另一边向外滚去。
“好像是在这里吧……”
虽然大人们对我说不准去灌木丛对面……。
我钻出高大的灌木丛,眼前呈现的一片玫瑰园。
“好惊人……这里”
红色、白色、黄色、紫色、粉红色……。
到处绽放着色彩各异的玫瑰。
“这是谁的爱好?”
老爸?老妈?
他们喜欢花吗?
“哎呀,球不在这里嘛!”
我一边留心着玫瑰的刺一边找球,可到处都找遍了也没找到。
穿过玫瑰园,出现了一栋小屋。
那里盛放着仿若要将小屋围起来一般的花朵。
“这里是……哪里”
旁系的一支吗?
哪里的旁系啊?
“你……”
一个金发微微扎起,两手捧着球的小孩站在那里。
他的大眼睛呈紫色,润泽的瞳孔里映着我的影子。
“……嗯”
他看着我微微笑着。
是之前的妖精……
都说了没这种事。
“你是谁?”
“……”
他没有答话,径自侧着头微笑。
……他为什么不说话?
不懂日语吗?
“几岁了?”
“唔”
他张开小手,再用另一只手补足,竖起手指给我看。
“6岁吗?”
他好像明白了我说的话。
既然都6岁了,不可能还不会说话吧。
“你叫什么名字?……喂!”
我回头看去,他已经消失无踪。
劲风吹拂下,数之不尽的玫瑰摇曳不已。
“……又来了。”
妖精?
说什么傻话!
我捧着球走了出去。
突然现身又突然消失,他究竟是什么东西?
“所以,我说那是妖精嘛!”
我回房间一说,哥哥眼里透着笑意这么回答。
会相信才有鬼,眼前这家伙的脸,堆满了以令我不知所措为乐的神情。
“但是那副样子,不似人间所有吧?”
“……话虽如此。”
醒目的金色发丝、剔透的雪白肌肤、还有润泽的紫色瞳眸。
简直就是天使的化身……。
“你看上他了,葵?”
“并……并没有……”
谈不上是看上。
果然还是因为他给我的冲击太过惊人……叫我在意。
“若看到他就陪他玩吧。”
“才不要。”
哥哥弹奏着轻快的钢琴曲。
那明快得过分的曲子,反而令我火烧火燎起来。
“有什么不好的,葵是哥哥嘛。”
“什么哥哥!我讨厌小鬼!”
哥哥?
“虽说是个小鬼,不是挺可爱的吗?你喜欢可爱的孩子吧?”
“喜欢是喜欢啦,可我讨厌小鬼!”
“哈哈”
我一边同哥哥谈话,一边在心里想着“他”的事。
我才不相信他是妖精。
但是,我对他有兴趣。
[PR]

by kobashimai | 2006-06-18 19:10 | ゆっちー関係

<< [翻译]若葉色のフェアリーテイ...   今天偷懒一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