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若葉色のフェアリーテイル(下)

懸賞 2006年 06月 19日 懸賞

噩梦一般的三天连续加班。我的人好像加傻了|||XD今天听那张和00的碟我忍不住睡着了。。。orz|||
等哪天不加来发momotto15的HC,还有blood+的。。。

嫩绿色的童话(下)
翻译:小桥舞 校译:风满袖

之后数日,我再不曾遇到他。
那段日子对9岁的我来说是标准的日常生活,却几乎没有在我的记忆里留下一星半点。
我所记得的是数天以后,开得如此繁茂的白四叶草一点点消失时的事。
“葵少爷,夜里主人会回来,请您不要走得太远。”
“知道了知道了。”
我应着啰嗦的女佣人,朝屋外走去。
在硕大无匹的家里,除了哥哥,再没人陪我玩。
即使如此,我没法像其他孩子那样自由地外出。
“真无聊。”
我没有目的地地信步前行,从之前的灌木丛的前面走了出去。
穿过那里是玫瑰园。
而在那前头是……。
“啊……”
在无数朵玫瑰的簇拥下,他站在那里。
即便被华奢而缤纷的玫瑰所包围,他的样子也毫不逊色、威严十足。
分明如此娇小,看起来却拥有毫无半分动摇的坚强。这让我稍稍有些畏缩起来。
“你在做什么?”
为了不被他察觉我的心思,我故作强硬地说着。
“唔……”
他把手里拿着的东西朝我递过来。
白四叶草的花冠……。
“这是怎么回事?”
他重新编的花冠,唤起了我第一次与他相遇时的回忆。
“花完全不够嘛!”
他用紫色的大眼睛凝视着我,微微点头。
……不会吧,这家伙居然一句话也不说。
“白四叶草还有的是吧?”
“……唔……唔”
他哆嗦着摇头。
没有了?怎么可能?
虽说数目日益减少,主屋的庭院里应该还开着许多的。
“哎……怎么了?喂!”
他拽着我T恤的袖子,强拉着我朝玫瑰园的尽头走去。
明明那么娇小却有着蛮力。
“唔”
随着他所指的方向,一块小小的四叶草田展现在眼前。
但是那里连一株四叶草也没有。
“什么呀!你全摘了啊?”
“……嗯”
他耷拉着眉一脸忧伤地点头。
“我并没有发火啦。”
“……唔”
就算我这么说,他也没有一丝笑容,而是凝视着手中不完整的花冠。
……若笑起来,明明会很可爱的。
“真是的,拿你没办法。”
“……唔”
我拉着他的手朝来时的道折返。
在主屋的那块地方还有白四叶草的。
“唔唔……唔”
途中他一遍又一遍地摇头,我却全然不在意。
你不是想做白四叶草的花冠吗?
那就跟着来吧。
“……不行。”
“……啊?”
走到与主屋分界线的灌木丛前他突然开口说话。
“他们不允许我去那里。”
明明是个小鬼却说得见鬼的恭敬。
真是个愈发显得古怪的家伙。
“主屋的庭院里还开着许多白四叶草。而且我第一次与你见面也是在那里吧?”
“那是哥哥他强迫……”
“没关系。他们不会发现的。事有万一我也会救你的!”
“……可是。”
“你想做这个吧?”
我指指花冠。
他将目光从我身上移开,看着花冠,一声不吭地微微点头。
就算口气像个大人,他果然还是个小孩。
虽然我不知道他在怕着主屋里的什么,我得保护他才行……。
“从这里穿过去,就到主屋的后院了。”
“……嗯”
他又不说话了。
……虽说不干我事。
“到这边来。”
我牵着他的手,向四叶草的小丘走去。
“你姓宝生?”
虽然身在宝生的宅邸里,这点是毫无疑问的。
“……嗯”
他侧着脑袋。
“你为什么不说话?”
他仍然侧着头。
“算了。”
管他姓宝生还是别的什么,都不干我事。
反正,现在我只是想让他把花冠做完。
我握着他的小手,朝四叶草的小丘急步走去。
“哇……”
一登上小丘,他兴奋地叫出声来。
刚才还只肯点头,什么都不说。
不过这也可以理解。
因为这里铺满了如同地毯一般的四叶草。而其中,无数株白四叶草星罗棋布。
“有这些量应该能编完了吧?”
“……嗯”
他高兴地点点头,放开我的手,在四叶草田里蹲下来。
“你编完了要给我看哦。”
这么说着,我刚想在四叶草丛中躺倒,他的身影突然从我视线里消失,我慌忙站起身来。
“喂!”
我着慌着跑近,只见他倒在那里,仿佛被四叶草湮没一般。
居然摔倒了啊……。
“没事吧?”
我双手搀扶着令他站起身来,发现他整张脸都皱到一起、一脸泫然欲泣。
“别哭。瞧,我来帮你编这个。”
“……唔”
他咬着唇,好似咽下了什么,再度去摘白四叶草。
本以为他会哭,结果并没有。
……明明是个小鬼。
“我来替你摘,你编吧。”
“嗯……”
他在四叶草田里坐下,灵巧地开始编花冠。
我配合着他的速度,将手边的四叶草摘下递给他。
真是个不可思议的家伙。
明明是个小鬼,却一点都不孩子气。
一头金发,又突然现身,不说话,即便张口措辞也很怪。
不过,还真是可爱呢。
“唔”
片刻之后,他高兴地把手举起来。
手里是编完的环状花冠。
“太好了。”
“……嗯”
他嫣然一笑。
……果然他笑起来比较好。
“借我。”
“……嗯”
我从他手里接过花冠,悄悄地戴在那一头金发的脑袋上。
描绘着柔和曲线的华奢金色,配上白四叶草的雪白,看起来如同真正的王冠一般漂亮。
“谢谢哥哥。”
他戴着花冠微笑的样子宛若真正的妖精一般,我顿时说不出话来。
什么呀……这家伙……。
“就像公主一样。”
“哎……”
他有没有听到呢?他抬头看我,我却装出一副恍若未觉的模样。
好话只说一遍。
“……少爷,……葵少爷。”
女佣人的呼喊声传了过来。
是么,老爸回来了啊。
“哎,喂!”
听到女佣人的声音,他怯怯地肩膀猛一哆嗦,朝来时的道奔去。
途中花冠落下,他一度回头,却没有回来捡而是继续往前跑。
“怎么回事……”
我捡起了他掉落的花冠。
小巧的花冠。
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葵少爷,我一直在找您。”
“知道了知道了。”
我被女佣人仿佛驱赶一般地赶进屋子。
手里还拿着花冠。

“明明是他叫我们过来的却还要我们等。”
我和哥哥两个人坐在老爸房间的沙发上。
“一直都是这样的吧?”
哥哥一边翻着小巧的文库本一边答。
“话虽如此。”
我摇晃着双腿,口气不善。
“葵,那是什么?”
哥哥指着我手里的花冠。
“没什么,不是我的。”
刚才差点被女佣人丢掉,我慌忙捡回来的。
并没有什么用意……。
因为,说不定还能见到他。
“让你们久等了。”
房门开启,老爸出现了。
“哎……”
我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来。
老爸手里牵着带进来的,是那个有着醒目金发的小孩。
他……。
“我来介绍。这是宝生桔梗,你们的弟弟。”
老爸说完蹲下身,从身后拍拍他的双肩。
……桔梗?……弟弟?
……弟弟?
“你……”
比起突如其来的弟弟,他是男生的事实更叫我震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无法接受事实的我呆愣地站着。身边的哥哥唰地站起身,朝他伸出右手。
“初次见面,小桔梗。我是紫陽,请多关照。”
“初次见面。”
他微微垂下头。
“紫陽,桔梗是男孩子,不该叫他‘小桔梗’吧?”
“他太过可爱了我忍不住嘛。”
这么说着,哥哥蹲下身子,抚摸他的头。
他害羞似地笑着,一边看向我一边这么说。
“经常有人这么说。说我就像公主一样。”
……这家伙。
“……唉”
我叹着气,手持花冠朝他走近。
“我是葵。宝生葵。请多关照。”
“请多关照。”
我无视他伸来的手,将花冠戴在他头上。
“很衬你呢,公主殿下。”
“谢谢哥哥。”
我们相视而笑。
这是很久以前的往事……。

叼着的烟越来越短,我不得不掐熄了它。
该去了,不去就糟了。
“葵。”
看到我往前走去的身影,桔梗慌忙追了上来。
“我不会逃的。”
“嗯,我知道。”
桔梗这么说着,唇角吟着微笑。
与过往一般无二。
桔梗固执的心从6岁起就分毫未变。
说这家伙是妖精简直是一派胡言。
不,他恶作剧的地方倒有几分妖精本色。
“我知道葵想要逃走时会是怎样的表情。”
他还是那么坏心眼。
“你再这么说下去,我可要逃了,小桔梗。”
“是是,真对不起。”
桔梗噗嗤一笑,我小声地叹息起来。
5月的风中,那遥远的、令人怀念的嫩绿色回忆氤氲着香气。
与那天一般无二的五月晴空之下,白四叶草静谧地摇曳着。
[PR]

by kobashimai | 2006-06-19 21:54 | ゆっちー関係

<< 残業連続四日目おめでとう~   [翻译]若葉色のフェアリーテ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