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ice通讯人气声优访谈——遊佐浩二

懸賞 2006年 10月 11日 懸賞

Voice通讯人气声优访谈——遊佐浩二
翻译:小桥舞 校译:风满袖 协力:Sen
遊佐浩二先生所酝酿出的柔和而沉静的氛围,与其出生地京都所给人的雅致印象一般无二。然而,与他一交谈,他却好像流露出了逗人发笑、令人心情愉悦,身为关西人诙谐的一面(笑)。不管是冷峻的反面人物,还是成熟的正面角色,他都能将这些角色分门别类地自如演绎出来。让我们充分感受到了遊佐先生本人的魅力。我们围绕着「BLEACH」中的市丸银这一大家都很关心的角色,请遊佐先生一次谈了个够。

——听说让遊佐先生立志成为声优的契机是电台广播剧。您原本就很喜欢戏剧吗?
遊佐 我本是个性格内向的小孩,不擅长在众人面前说话。小学5年级的时候我虽然当了班委,却完全不会说话,也基本上不开班委会呢。
——您是指…若是无需站在观众面前的电台广播剧的话就能胜任自如吗?
遊佐 我当时并没有想到自己会做得到。我一直是用耳机来听电台广播剧的呢。最初只不过是因为夜已深,又不想被哥哥打搅。可是把灯关上听,激发了我无穷的想象,非常有趣。我沉浸在完全由声音打造的世界里,产生了对这种职业的向往。之后,我得知了声优这一项工作很多姿多彩,觉得可以胜任各种不同的工作真好啊,可能在我的内心深处也有一种想要引人注目的想法吧(笑)。
——您自胜田毕业后进入了剧团。在胜田里有很多演员为剧团的魅力所吸引吧。
遊佐 的确如此。因为我们上的大都是情景实战(注:在声优养成课程中,是指给定一个主题,然后自行想象情景等表演。)与戏剧的练习课程,我兴许是从中领略到了舞台表演的趣味吧。我比较喜欢大家齐心合力完成一部作品的过程。因为就读的是没有文化祭的高中,我憧憬着大家齐心协力的那种感觉。一旦真的体验到了就再也停不下来了。虽然直到首演的帷幕拉开为止我都会紧张不已。演出结束的那一刻,我品尝到了非同一般的充实感。而且,沐浴在聚光灯下的感觉真的很舒服(笑)。
——最初您从事西洋电影的配音工作比较多,之后从事动画配音工作时是否感到什么困难重重的地方吗?
遊佐 如今有越来越多的工作我在录音之前就能收到彩排用录像带。当时的动画是当天去录音室才第一次看到画面。因为看过一遍后接下来就已经进入试演进程,完全来不及。这样说来「ぼのぼの」这一部作品是有录像带的,这一点非常难得。我想要再核对一遍内容而播放时,还因为声音出不来而加大音量呢(笑)。西洋电影当然还加入了原音和BGM部分,如果动画里也已经加入了声音,就不用演绎了吧(笑)。
——在您的第一部正式动画作品「超者ライディーン」中,成员结成组合开Live。唱歌以及Live的工作是否在您的设想之中呢?
遊佐 超出了想象呢。如今我也非常不擅长唱歌。作品一直描绘到他们以偶像身份出道。最初并没有提到我们会有唱歌以及其他和角色相配合的活动。不过,那是我首次参加Live以及Event,非常开心。
——尽管有不擅长的歌曲,您也能从Live中充分体会到乐趣。这有什么诀窍吗?
遊佐 我以职业歌手的身份去思考如何令观众享受到快乐,为此,面临状况要痛下决心,“该做的事就得做”。虽然我不擅长唱歌,但是只要在我的努力下,能得到观众们愉快的回应我就心满意足了。为此我会试着加油的。
——回顾当年,在对待工作的思想准备、演绎方式等方面,您有没有觉得有什么变化很大的地方呢?
遊佐 基本上是一样的。以前不仅在工作中,直到回家为止我都会很紧张。到家后筋疲力尽。如今有了能在演绎中找寻乐趣的从容。这是稍微成长了一些吗?还是走上了歪路呢?真难说啊(笑)。我觉得,为了表现得像我自己,我是下了一番苦功的吧。
——您是属于一有机会就插入临场发挥,玩玩台词游戏的类型吗?
遊佐 只有自己能这么说的录音现场吧。一旦有像过去的自己那样,因不习惯录音现场而非常紧张的人参与录音,录音室的氛围就会变得非常沉重。我觉得要尽量在轻松的氛围下进行录音。
——莫非,您不是逗哏而是捧哏吗?(注:漫才专有名词。通俗地说明一下,逗哏专门负责吐槽,捧哏负责装傻。)
遊佐 我也想做捧哏呢(笑)。虽然几乎并没有在我的性格上显露出来。基本上因为我是关西人的缘故,原本就可能正是这种类型的人吧。
——「BLEACH」的市丸银这个角色好像玩不起来吧。
遊佐 他的性格飘忽不定,满是谜团。为了将那种特征鲜活地表现出来就不能再做什么多余的事了。拿他来玩反而比较碍事。周围人若玩起来,我或多或少还是很羡慕的,可是角色定位非常重要。我要费心于角色在作品中的定位,所以在演绎银的时候并没有想要玩一玩(注:就是在作品中插科打诨加点临场发挥。)的想法。
——您本来就对原作有所了解吗?
遊佐 我在试音之前看了一下。这是一部很紧凑、十分有趣的作品。每一位登场的死神都非常有个性,与其说谁比较出众人气比较旺,不如说人气是分散的吧。我本就预感到会有那么多、分布那么广泛的Fans呢。我从一开始就很喜欢银,非常想演。实际演过之后,觉得他的表情纹丝不变,话中真意也叫人捉摸不透,演起来非常吃力。连他说的是不是真心话也搞不清楚。即便要赋予他什么内在的东西要把握好火候,也很微妙、很难。如今通过游戏和Event,比起故事正篇来,通过我自己的方式来演绎银的机会占的比例变大,银的步调逐渐由我自己来掌握了(笑)。
——说京都腔的银与遊佐先生的音质惊人地契合,这是否是一种命运的相会呢?
遊佐 不过,我的发音和京都本地口音还是有所不同的。其实,就算是看了原作,也并不明白他说的是纯正的京都腔还是为了掩盖本性所说的不地道京都话(注:上海的孩子请直接用洋泾浜来理解,我投降了|||><)呢?所以,就算稍微有一点不自然,我基本上会对原作的台词进行发挥。原作者久保(帯人)老师出生于广岛,好像银的台词都是他凭想象写出来的。却不仅表现出了关西腔的内在,连京都腔都实实在在地表现出来了,真是非常了不起。
——从银的性格举止中是否感到了和京都人很相像的地方呢?
遊佐 银优雅的表情,以及说话以「~やなぁ」作为语尾都很有京都味。虽然京都人的态度很温和其实是最为冷淡的(笑)。银虽然态度温和却莫测高深的地方让人不由得想到了京都。
——银在众多死神中人气也堪称翘楚。对于演绎这样一个人气角色您有什么感想呢?
遊佐 这并不是我的功劳。
——声优对于动画角色的人气具有很大影响力哦!
遊佐 能被这样称道真是太好了。我自己非常喜欢银,对于观众们巨大的反响非常心怀感激。虽然如今和立即就能接受到回应的舞台表演不同,存在一个时间差的问题。当我希望得知观众感受的情节真的如愿得到了回响,那是最高兴不过的了。
——遊佐先生熟知舞台表演的魅力,对于您来说,在Event中得到的来自现场的回应,是您的乐趣之一吗?
遊佐 非常有乐趣呢。对于想做捧哏的我来说,非常高兴能立即得到回应,而且我很在意会场的气氛能热火朝天到什么程度(笑)。
——可是银玩不起来…。
遊佐 关于这点,在Free Talk里已经让我玩得尽兴了,没关系(笑)。
——今年5、6月的时候,有1万人参加的大型Event呢。
遊佐 我还是第一次参加这么大规模的活动。不过就算看不清2楼座位以及靠后的位置,十足洋溢的热情还是传递了过来。从1万人的观众席传来的声压以及力量非常惊人。「BLEACH」在大阪的活动让我格外紧张。因为关西人对关西话的要求会特别高。不知道我费尽苦心表现出来的、银的关西话是否能得到接受,真是非常担惊受怕呢。不过从我一开始登场说话时就得到了观众席的巨大响应,真是感觉好到连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托这个的福,连紧张也消失无踪,真是非常开心。
——您觉得在演绎银的过程中最为有趣的地方是哪里呢?
遊佐 他时不时会散发出杀气。但事情一过,平日里飘忽不定的氛围又浮现了出来。这让我非常留心于该散发出多少杀气的问题。虽然非常有一演的价值,却也让我痛苦并烦恼着(笑)。
——对于今后故事的发展,您想演绎银怎样的场景呢?
遊佐 我本人,无论作为出演者也好还是一名读者也好,都非常期待故事今后的发展。虽然没有什么特别期望去演绎的场景,我对如今的银有一些疑问,非常在意他的真实想法。我有在胡思乱想着他所想的事是否和蓝染的理想不同之类的问题呢。而且面对乱菊时,他也特意在说了「对不起」之后才消失的…。
——对于遊佐先生来说,那句话该如何理解才好呢?
遊佐 我是作为银对乱菊的别有内涵的真心话来演的。以后说不定银还会和乱菊扯上关系。反正蓝染和银还没有卍解过,我也非常期待他们卍解后的形态。
——您在「Ergo Proxy」中出演了主人公Vincent Law。这是一部故事严肃的作品,也很难放进「玩」的成分呢。
遊佐 完全玩不起来。录音也比较特殊,并没有划分出试音和正式录音的部分,从一开始就在录音。平时在试音里还可以说一些俏皮话等多余的东西,而这部作品从一开始就是以正式录音的打算来演的。
——请谈一下对于这部作品的感想。
遊佐 看了用于试演的资料后,第一印象是「好难啊」。虽然是通过FAX收到的,因为世界观十分黑暗,插图也崩坏到一片漆黑(笑)。故事我只是知道个大概。第一话就出现的谜团却还是一直没解开,看来是特意设定成不看到最后就无法解开种种谜题吧。
——这是近来少见的、引发观众思考的作品呢。
遊佐 我想不讨厌沉重题材作品的人会沉迷于其中,彻底被其所吸引吧。我非常喜欢神秘(推理)小说,也喜欢熟读某部作品。觉得本作虽然很难,却非常有趣。
——能请遊佐先生谈一下自己所演绎的Vincent Law吗?
遊佐 人们分住在无数个Dome里,过着与被污染的世界相隔离的生活。Vincent是从另一个Dome来的移民,而且没有过往的记忆。他在寻找自己生存的意义。在新的Dome里他举目无亲,也没有容身之地,被周围人所孤立。
——看来不仅世界观复杂,故事里满是谜团,连角色也很难演好呢。
遊佐 因为Vincent自己也踏上了寻找自我的旅程,我觉得以对他几近一无所知的方式来演会比较好。恰好可以把我的踌躇与他的踌躇联系到一起呢。
——您持续饰演银与Vincent这样的角色,会积蓄不少工作压力吧?
遊佐 因为我可以在「アイシールド21」和「遊戯王」玩一下,靠这个原因,在演绎作品时我可以保持良好的平衡。「Ergo」的每一话都很难,也不清楚此时演的内容之后会在何时、何处产生联系,不太能给人物定性。银与Vincent虽然玩不起来,但我会经常思考如何树立角色,要演到什么程度,非常有一演的价值。而演绎可以玩一玩的角色令我非常愉快,心情也变得舒畅起来。
——您首度作为主持人的广播也开播半年多了,请谈一下您的感想。
遊佐 虽然有些地方已经习惯了,不过广播还是很难呢。我还主持了文化放送的手机广播,因为那完全是一个人自言自语,结果不知道分寸,连声音都哑了呢(笑)。这也许是关西人的天性吧,不说个不停就会觉得不安。
——您觉得广播中哪个部分最难呢?
遊佐 是在有限的时间内该如何归纳总结。和不拘时间,跑题了也无所谓的节目不同。在「モモっと トーク」里要把嘉宾的优点引导出来,也必须问出听众们想听的内容。而且不能给他们留下印象不佳的回忆,而是想让他们觉得演得非常愉快。我想要做一档无论嘉宾还是听众都能从中享受到乐趣的节目,这真是非常难呢。还有,我想让嘉宾多说一点,但我自己是个话匣子,不知不觉地就说过头了。
——不过,听众的绝大部分是遊佐先生的Fan吧…。
遊佐 怎么说呢,难得起用我作为主持人,我想完完整整地表现出真实的自我。我的节目与任何一部作品都没有什么关联,所以能够不掺杂其他成分地自由谈话。
——对于遊佐先生来说,广播是您立意成为声优的契机。在可以被称为出发点的工作中,您有什么特别的感想吗?
遊佐 啊,对哦。我刚刚才注意到(笑)。广播的工作完全没有什么从容不迫的余力。因为广播主持人一职是我从以前开始就非常敬仰的工作,能拥有自己的节目我真的非常高兴。不过和我想的一样很难呢…。
——您今后有没有什么想做的工作呢?
遊佐 现在我在工作上能保持良好的平衡,过得非常充实。还有,我想参加更多的Drama CD录制工作呢。作为一名音响广播剧(Audio Drama)喜好者的我来说,不管什么类型的作品都会非常喜欢。虽然我接的BL作品的工作也很多,若是描绘得很生动的作品,BL或是普通作品都无所谓。因为我喜欢喜剧,所以更希望参演短篇的幽默小品一类的故事。
——请对读者说些什么吧。
遊佐 在访谈中,身为被问问题的人我觉得比较轻松呢。也让我明白了自己平时不经过深思熟虑就会展开行动的事。希望大家通过这一篇访谈能多了解我一点。敬请欣赏。
——谢谢。


这篇拖得可真够久的|||><
[PR]

by kobashimai | 2006-10-11 23:31 | ゆっちー関係

<< [翻译][连载]遊佐浩二のこれ...   再随便写写那篇连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