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了。。。

懸賞 2006年 11月 17日 懸賞

昨天提到的那张hanayoi的碟。。。
其实昨天当天就用手机上网败了,汗。
虽然百分百在animate能买到,虽然在官网上订要多出630的运费,虽然用手机上网好贵,但是我实在想要那张官网预定特典的全员talk CD。所以昨天就迫不及待地爬官网订了。

昨天晚上比较迷糊,今天再check一下短消息,发现自己居然把地址写错了。汗,再爬那个网址却发现好像没有地方更改地址信息。于是记下了問い合わせ电话还有自己的注文番号,带到公司。
因为問い合わせ要到10点才开始,所以也只能在公司里打啦。自己是个急性子,那段时间真难熬。结果好不容易到了十点。在和小姐解释后终于成功修改。

不过到下午我又多了桩心事。那就是自己用的是带visa功能的中美双币信用卡刷的,不知道该网站支持么?念のため,就再度打电话过去问。小姐居然还认识我。。。汗。。。估计今天就我一个人打过电话来着还是怎的~她大概跟人商量了一下,本来说可以的,后来说如果不发货的话不会知道。不过反正我联系过了嘛,到时候再说好了,总能有办法解决的吧,我想。

请与我一同祈祷这张碟连同talk cd一起平安地到我手上吧~

另外听说ちんつぶ2的内容这次多是商业志未发表内容,那么心中大概知道讲的是什么了。那几个故事非常可爱啊!某人和某人的戏份又非常多!啊。。。想去买了。。。为什么没有买1的我却要去买2呢。。。><

小野那张碟想了半天还是很想败。。。不过又怕他真的配坏。所以还是决定等听过之后再去买。反正到时候应该也是买得到的才对。















如标题所述,如果您愿意看的话请做好一定的心理准备。

某人的翻译碎碎念

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写这样一份东西。其实想写这样一份东西的想法由来已久。起因似乎是曾经在某个论坛(具体是哪个论坛委实已经忘记了。)看到一个孩子说“我目前在某个地方翻Drama。我觉得翻Drama和翻漫画还有小说不同,翻Drama只要粗听就可以了。”云云。那时看了这句话其实非常想拍桌子来着,可是自己还算是一个性情平和的人,所以也就作罢了。
最近因为临近日语能力考试,所以在各个看到这方面的求助也特别多,有点无限感慨的成分在里面吧。就随便说说好了。
自己是从高中二年级开始学日语的。契机是那时非常喜欢Glay,希望有朝一日能听懂自己钟爱的乐队在唱些什么。我总是认为翻译过来的东西或多或少加了一些译者自己主观的东西在里面,所以要真正了解什么东西,还是直接看原文来得好。结果辗转学了多年,却在同一个水准上打转,直到大学毕业后进了公司。我们公司请的是隔壁复旦大学日语系的老师,上了整一年的日语课,加上从小酷爱动漫属于半个宅族,就这样,自己的一级居然也以不低的分数过了线。然后即成了现在这样一副半路出家的半桶水和尚的模样。深觉自己一旦接触到稍有些厚度的问题就会变得茫然无知,还好天下还有搜索引擎这样的利器,总算可以融会贯通地解决不少问题。自己认识不少日语系正统出身的小孩,愈发觉得有学海无涯这么一回事。兴许是自卑吧,总觉得某些方面自己欠了口气在。目前自己服务于日本一家还算很垄断的软件公司,身边除了日本人,还有无数前辈。听到他们流畅的日文真是油然歆羡。自己还处于不敢打电话(电话礼仪太麻烦了。)宁愿跑十层楼去直接拜访,操着乱七八糟的日文在幸好不妨碍交流的情况下和人讨论工作。如果说有自满的地方,就是经常看动画的缘故,说出口的日文还不至于一下子被听出是非日本人,听力也算不错,只是经常作一件“我是外国人所以…”这样怯懦的事。
自己至今翻译也算做了不少。不过基本上都是为民众服务的性质。其实做翻译很好赚,一个星期帮人翻译汽车文件就能拿到四位数。当然也有人欠了我的血汗钱半年之久我已经放弃追讨的意愿了。自己的绝大部分时间和精力,还是花在动漫和声优相关上的。
记得自己一开始翻漫画,那时连两级考试成绩还没出来,心里无底。好像是春风系列吧,要把每一句话的每一个词都借助翻译软件求证一遍。然后还是不安,会请自己的一位日文比我好几个档次的朋友帮我确定一遍抓一遍错再交。我想自己当时的心情,第一次做翻译工作的孩子应该都有?还是说现在的孩子比较胆大呢?春风是一部校园故事,用词不难,但是因为不算太古老,所以会有一些比较新的,连字典里都查不到的词,就需要自己花功夫去理解了。
记得春风翻到第二卷的时候,两级成绩出来,我还给小V发消息说从今天开始我可以正式做一名翻译了…汗。
那时候也在缘故那里翻同人志。其实进PSS或者是漫游同人志制作组都是以制图的身份进的。进Drama翻译组更是因为我是音乐区的斑竹这么纯粹的原因而已。到现在这样帮缘故做校译,翻翻动画什么的,也算是循序渐进吧。
当翻漫画已经不能满足我的时候,我开始翻Drama。第一部翻的是彩云国物语第一卷。决定翻这部作品,并不存在慧眼发觉它现在可以这么红,我是在逐渐翻译过程中才喜欢上这部作品的。我觉得翻Drama和翻漫画的感觉完全不同。漫画的每个字只要查,没有解决不了的事。因为都是已经很确定的字眼。Drama的话,听到的东西可能每次都不同,不能完全确定。记得自己那时,先把Drama听了无数遍,然后一轨一轨翻。每一轨在翻完上交之前,还会听上几遍,上班路上也在揣测这里用什么词好,那里用什么词好,然后还要赶快记下来不然也许等下就忘记了。所以说,那个小孩所说的粗听的概念我更是不能理解。因为Drama比漫画难上许多。没有画面的映衬不能给人直观的印象,更需要一个精准的翻译来告诉别人发生了什么。所以,我觉得要把每一个字都听出来,然后每一个字都翻译出来。很多字差之分毫,意思都会有很大的不同。自己算是个正统派的人吧,所以觉得在追求达和雅之前,信才是关键。不然等于是愚弄他人,这是罪无可恕的。比方说在没有正确答案之前,一个不知情的人也许可以通过自己的揣测得到与真实接近的答案。如果这时有一个人信誓旦旦地告诉他一个错误的答案,他非常有可能这一辈子都把这个错误答案信奉为真理。我觉得这样做比不告诉他答案还过分。这算是我的固执吧。当然每个人的能力都是有差别的,我觉得可以尽力,然后更多地做一些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的事。我就是尽量这样来要求自己的。比方说后来翻海盗风云系列,当时正好工作比较空,翻得也熟练了,我大概每一轨听一遍,翻一遍,再配合Drama校验一遍翻译的正确性,然后再脱离Drama看看自己的翻译有没有什么前后不通顺以及日式中文。这样做,大概一轨10多分钟的内容需要花上我一整天近8个小时。有时候会翻得快一点,所以记得FB1我花了大概一个星期左右完成,那时还真的是从早翻到晚。而且这张Drama里面有很多法语,意大利语之类的东西,我也尽量通过日英字典啊,片假字典,还有法英字典来解决。所以很抱歉,我这个人太固执了,我无法理解为什么现在的孩子花1-2天就可以完成一张Drama的翻译。兴许这点自己是做不到的,所以怎么样都理解不了吧。因为自己从来不看其他人的Drama翻译,收集Ebook只是纯粹喜欢版面设计,所以也没什么想评价的。每个人的做法都不同,自己恰好是连细枝末节都要注意到,有点精神洁癖的类型吧。可以这样说。
在漫游Drama翻译组其实有时我会比较郁闷。因为自己好像有点腐女的性质,可是碍于论坛的类型,我在漫游翻过的最有程度的Drama不过是清水的,暧昧的,止于Kiss的碟。使得我到后来不得不以个人名义翻了自己实在想翻的东西。但是有一点非常好。就是不管多少人翻译,最后一定会有一个比较强的人来校译定稿。当然一般是一名翻译一名校译吧。我觉得再高明的翻译都可能会有考虑不周全的地方,而这些地方有时可能一个门外汉都能看出来,只是是自己的盲点罢了。所以说翻译作品配备两名以上的翻译是必要的。可是,如果翻译太多也不好。首先水准参差不齐,而且同样一句日文每个人翻译出来都可能不同,这时一定需要一个非常强力的人来定稿。可是我觉得如果对他人的译文进行大幅修改也是很失礼的事情就是了。所以我很喜欢漫游的操作方式。尤其我和Hasu是老搭档了。我是南方人,她是北方人。首先这样就能顾及到自己翻译出来的东西是否能够被全国的人都看懂都接受的问题。而且她喜欢宝塚,所以一些很偏的问题她都能解决。对语言的直觉也特别准。我喜欢两个人有商有量得到结论,每次一张碟最后定稿,都会在日文上觉得受益匪浅。
然后最近自己翻Drama翻得少了。也不一定是倦怠的关系。而是工作忙,另外掉进了动画的泥潭吧。
自己当时正处于一个不尴不尬的境界里,其实现在也一样。自己是个懒人,所以基本上从来不看Raw。最近这个惯例被打破,也是因为自己想尝试一下半夜爬起来看动画的经历所以每个星期天爬起来看Corda而已。不看Raw的结果其实是害苦自己。我往往是一边看一边拍桌子,然后跟Sen哭诉说怎么翻译得那么烂,然后把翻得非常可怕的地方当笑话说给她听。有孩子对我说你这样看动画还有什么乐趣?也对。可是有时候真的离谱到让人想爆神经。这又牵涉到我的精神洁癖问题。因为表面上看起来还是很通顺的,所以如果同样的内容却给出一个十万八千里的答案来祸害人的话,我觉得挺过分的。每次我总要在那种时候感叹为什么天下有那么多人在做字幕这个问题。
有一句话“抱怨没有王的话,不如自己升山吧。”于是我被人拖下水了。那就是彩云国的动画。还好这是周末的动画所以并不觉得自己特别辛劳。因为自己还算是比较严谨的人加上姐姐实在太强了,所以感觉大家对成品的评价还不错。不过其实里面的辛苦是不为人知的。
自己一开始翻的时候,曾被姐姐批评你这是什么语言,怎么有点像鲁迅的文字…e…我自己也是有自觉的。小时候古文学得不错所以讲话难免有点咬文嚼字,尤其是彩云国这样的作品自己更是觉得应该用看起来比较古色古香的文字。可是姐姐告诉我不该是这样的,翻译动画应该用大家都能懂的,通俗易懂的文字,而不是某个翻译为了显示自己好像格调很高而故意用看不懂的东西为难人。可是这并不等于就是用大白话了,那样也是很没水准的。一开始自己的翻译稿真的被姐姐改得堪称体无完肤,弄得我直接怀疑自己的日文水平。还好Saki安慰我说你到别的字幕组可以做校译了,让我稍微拾回了点自信。我从那时起就养成了一个习惯。每次正式出片必定要当下来看一遍。一面偷偷看一下自己被姐姐改掉多少,一面也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如今都近30集了。兴许是错觉吧觉得姐姐改得没有以前那么多了。也许这可以从某个侧面证明我的日语是在进步的吧。另外,翻彩云国的话。因为有姐姐在所以我直觉偷懒,这部作品又是烂熟于胸的,所以一般20分钟的内容我大概最快花3小时,最慢花6小时搞定吧。而根据我所掌握的信息是,姐姐还需要花上6小时来校…阿门。所以请不要催漫游的彩云国啊~
除了这些以外,其实我最喜欢翻的是自己喜欢的声优相关的东西。比如说视频啊,比如说杂志啊。一般都是自己直接去买来翻,一手操办。其实我觉得翻杂志访谈也不容易呢。日本人说话很暧昧,有些地方意尤未尽需要自己来理解。有些地方则比较微妙。比如说游很喜欢说的一个词開き直り。很惭愧的是我至今没有想到一个最确切的词来表达。其实日文的意思可以说我是完全理解了,可是每次翻译的时候我好像都会翻得不同?觉得自己在于这个方面还不太有经验,对于一些更为口语化的东西无法融会贯通。所以有关游的访谈我一般都会请小风帮我看一遍。她在日本留学了几年,对于这些是不在话下的。有时候我拿不准的东西和Sen讨论之后,也会有豁然开朗的感觉。自己翻译momotto的mini drama时有一个习惯,就是把全台本的每句话都听写下来。那时为了听那个尾巴和游超长的全台本可以说是多方求助。因为往往自己听不明白的地方已经有了错误理解,也许以后一直都会听不懂。然后那段时间有时比如说我甚至在睡觉,也会突然反应过来!啊!原来那里是那样的!记得翻译那段的时候,我还做过一件事。因为这个故事纯粹为搞笑。所以我曾拉着公司里的一个小孩,然后一边用Drama里的口气念日语给她听一边用自认为最好笑的语言对着她翻译一遍。如果她觉得不够好笑则继续改。结果感觉成效还不错的样子吧。
自己说了好多废话。接下来算是给各位热爱翻译的孩子一点建议或者是意见吧。

关于翻译漫画
1 多了解一点日本人说话的习惯会有助于你的翻译。一些说法不是错,只是简略或者是男子比较粗鲁的说法,不要翻得正好相反。这样不合适。
2 不懂的地方一定要查字典,字典若没有一定要搜索近似说法,千万不要自己牵强附会。
3 我觉得这点很重要。一定要注意说话人的性别,职业和身份。不要让老头子说出来的话和小姑娘没什么两样。我曾经看过一个漫画翻译作品。两个帅哥说出来的话却和无知的小姑娘没什么两样。这样哪怕在情情爱爱也比较杀风景。
4 这点算是我强求。我觉得中国的语言是很丰富的,在漫画里也尽量不要使用贫瘠的语言。这一点也许和我一开始说的通俗易懂有所矛盾。这点其实只是想说不用翻得太晦涩难懂,但是也不要让文字失去了光彩。同时,请尽量避免日文式的说法。我现在很有感触,说一句日文出来如果是中国人的话一定懂了,日本人却有时很茫然。因为我在用中国人的方式思考。而在日文里浸润得多了,有时会出现日文词汇混淆的情况。有些日文式的词汇自己看不出不妥当的地方,可是不会日文的中国人是不懂的。所以还是要翻译成一般常用的中文。比方说,想知道哪个词是否存在,是否常用,可以用搜索引擎搜索一下出现频度什么的。

以上也适用于Drama和动画的翻译。

关于Drama和动画其实也没什么想说的了。各个地方的做法都不同。我只是比较喜欢漫游的做法,并不是说那是好的别人的做法都是错的。只是希望每一个在搞翻译的地方能注意一下速度和质量的平衡。当然也别学漫游有时有可能发生的烂尾。还有翻得太慢便没有意义了,是的,这点我也很清楚。只是我这个人正好是要质量不要速度的类型罢了。
有一点想说:不要太轻视Drama和动画的翻译。刚刚也说过没有文字媒介更需要一百万分的认真对待。如果翻译得完全牛头不对马嘴,请允许我刻薄地说一句您何必要翻呢?请直接原创吧。翻译是一桩很磨人的事,需要热心,耐心还有责任心。
一个翻译是需要爱的,只有对作品有爱才能坚持,才能扑上去翻。不然只会造成无限期拖稿开天窗罢了。可是,光是有爱也是远远不够的。日语的精进是很必要的。其实我觉得一定没人愿意就翻译成那样烂也无所谓。那句粗听虽然让我动怒也有可能是我会错了意。那么请拿出实际行动来吧。
另外有一件让我觉得很诧异的事。忘了是在哪里看到的了。看到一个发布Drama翻译的小孩补充一句:“关于我的翻译请不要提出任何疑问,因为我并不懂日语。”这点让我百思不得其解。鲁迅就算通过日文翻译欧美小国的文学作品多少有迹可寻。嗯,我想那个孩子有可能是通过已经被翻译过来的原作等来进行揣测的吧。可是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因为现在没有经过改编的作品其实还是很少的。如果碰到这种情况就完全对不上号了。我不知道各个翻译组对于所招的翻译要求是多少级?级数的确没什么意思。曾有一个号称过了1级的孩子却对着我没办法用日语打个像样的招呼。然后现在我身边很多日语好得让我汗颜的前辈都没有参加等级考试直接被扔到了日本。不过像这种长年在日本的经历毕竟还是少数。中国的绝大多数孩子学日语目的基本上还是明确的,作为一技之长吧,当然也不排除因为很时髦的缘故。所以除了正统派,基本上都是通过自学或者报班,然后考出个文凭为自己未来加分。不管这张证书有多少含金量,在没有衡量标准的情况下多少可以反映这个人的词汇量以及语法知识。所以也不失为一种衡量的手段吧。
自己并不是一个顶尖的翻译。也许说的唠叨话要比实际的贡献要多得多。现在回首过来看自己以前的翻译,问题有不少,虽然以自己目前的水平还不能看出什么本质性的错误来。但是也让我觉得自己每天都在进步。
说了这么多,还请各位原谅。如果有触怒各位的地方请直接无视我的存在、原谅我的无礼。如果能产生一点点的感触,则是我的莫大荣幸了。
[PR]

by kobashimai | 2006-11-17 21:04 | ゆっちー関係

<< 宣传帖~   偶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