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rybody SayYou VoiceActor CLOSE UP 第十回 遊佐浩二

懸賞 2007年 08月 12日 懸賞

作为庆生的礼物吧。><
最近我没什么时间翻Drama,来翻访谈吧。XD

ゆっちー、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御座います!

Everybody SayYou
VoiceActor CLOSE UP!
疾速近距离接触自己憧憬的声优!
第十回 遊佐浩二


翻译 小桥舞

以性感的英俊小生嗓音而引发人气爆棚的遊佐浩二先生。
从认生而内向这一出人意表的过去,到以Free身份开展声优工作的坚持,我们请遊佐先生畅谈了一番!


——您大约是从几时起第一次对声优工作产生兴趣的呢?
作为中学的入学礼物,父母买了收录音机送我。是从那时开始的吧。当时电台广播剧相当盛行,听了那个以后我对声优这一项工作产生了兴趣。
——您是从几时起义无反顾地以成为声优为目标而奋发努力的呢?
虽说始终模模糊糊地对声优工作有兴趣,在读高中时还报名参加了声优函授讲座。不过正式决定以此为目标而努力是在我高中3年级的时候。那已是升学抉择迫在眉睫之时。
——您可曾为了是去读大学还是去当声优而烦恼呢?
虽然就我个人的想法来说是打算不去读大学而一心一意专注于声优工作的,但是被父母的一句“笨”给轻而易举地驳回了(笑)。
——不过,您最后还是得以说服他们吧?
我颇费了一番唇舌,在附加了“去读大学并一定在读了4年后毕业”这一条件后终于得到了他们的首肯。
复读了一年后我考进大学。在入学同时也进了声优养成所,两方兼顾着开始学习如何能成为一名声优。

下功夫改变自己内向的性格
是我暗自定下的第一项目标


——您从京都上京也是为了读养成所吗?
不去东京就无计可施。光凭函授讲座是没有出路的呢。不到这里来就没法给自己开辟一条道路,因此我选择了东京的大学。
——进入养成所以后您觉得如何呢?
我虽然进了勝田声優学院,不管怎么说学习演戏还是我生平第一回。那可比什么都要求积极性。我本来可是非常内向的性格呢。不过说到底那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改变自己内向的性格,是我暗自定下的第一项目标。
——您被人当面要求说“要改变你内向的性格”吗?
不。勝田的教育方针是若自己不主动做的话是不会来要求你做什么的。若你一言不发,没做什么事几小时就这么忽地过去了呢。因此,我深切感受到“自己若不变得积极起来就完蛋了。”这种精神改革的必要性。
——您读了多久养成所呢?
包括研讨会一共是3年。虽然在那之后我加入了别的剧团,在读养成所时我得以专注于舞台表演方面的学习。
——当时您还没有工作吗?
因为我是在25岁时出道的……还没有呢。虽然加入剧团时我还是个大学生,为了能在接到工作时随时可以全身心投入,我完全没有去找工作。不过恰逢泡沫经济时期,就算我没有任何举措到了择业季节总是有人打电话来问 “要不要来参加敝公司的入社考核?”。虽然全被我给拒了。(笑)
——从您毕业后直到接到第一份工作期间,充斥着打工与练习的生活不曾让您感到一丝焦虑吗?
嗯…几乎没有吧。虽然我是以“出道”为目标的,不过一直有机会接触到演戏的工作,而演戏本就非常有趣,令我丝毫不觉得辛苦。就算在打工方面,也处于就算我说了“我是以当声优为目标的,说不定会突然请假,没关系吗?”也能得到谅解的泡沫经济人手不足时代(笑)。不过,当我整整一年毫不休息持续工作之后,不仅当上了负责人,最后还被问“要不要做我们的正式员工?”不禁让我稍稍觉得自己是不是走错了人生道路(笑)。
——您不惜拒绝了成为正式员工的邀约也要出道。第一份工作是什么样的呢?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杂志店铺宣传用的旁白。我说的是关西话,是事务所突如其来交给我的工作呢。
——您当时很紧张吗?
我还是第一次做旁白的工作,都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不过,我在现场不能表现出一副心中没底的样子,经常一边“啊,你好。承蒙关照。”这样泰然自若地打招呼,一边心里扑通乱跳呢(笑)。
——之后您工作的发展是?
暂时是每个月接一张DramaCD或是一部动画吧。我的第一份动画工作是『黄金勇者ゴルドラン』,在那之前我还参与了译制片的配音工作。那是我第一次身处于有多名声优在场的工作现场。虽说最近的译制片配音大多数用的是无线接收器(耳机),那时在话筒旁边放着好几个带有长长电线的接收器,轮到自己说话时就别上这个站到话筒前。这种事在练习戏剧的地方是学不到的(笑)。也可以说是瞬间决胜负。当时,我一边一瞬不瞬地观察着其他声优的一举一动,一边会不由自主地模仿(笑)。简直可以说是切身体会到了何谓“身临其境地学”。
——您是从几时起成为Free的呢?
恰满30岁的时候。我不去刻意考虑将来的事而辞去了所属的事务所,就这样自然而然地成了Free(笑)。
——您不曾想过加入别的事务所吗?
无论是哪里,不加入体验一下的话是无法明白是否适合自己的。比起把精力耗在这种失败经验的反复堆积上,我决定自己竭尽所能地尝试一下。
——您曾为自己缺乏积极性而苦恼,却能以Free身份进行工作,这点实在很了不起呢。
我这个人很任性,又不服输,最讨厌半途而废了呢。在自己还存在着力所能及之事时就放弃逃跑,这样做让我有点反感。
——说到积极性,您觉得在Event中立于众人面前这一点怎么样呢?
在Event里能接收到现场的反应这点让我很高兴。虽然也有点“哎?我真的可以吗?”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里面(笑)。不过,一开始时我紧张得直发抖呢。『超者ライティーン』的成员曾搞过Live和Talk。在那个可以容纳1000名以上观众的巨大会场里,已经没法看清后排的观众了。不过,因为是一起合作了39集动画的成员,在Talk的时候还是觉得心里有底的。虽然唱歌的时候想着“各位观众,真抱歉!”(笑)关于唱歌,我至今仍期望“尽量别有歌要唱”(笑)。
——『花宵ロマネスク』也举行了Event。您觉得宝生葵这个角色怎么样?
从性感的方面来说,他的本质是色色的那种,很容易演绎。不,我若把演绎角色之人的本质也暴露出来就不好了(笑)。因为内在非同寻常的人物还是很多的,我在想葵内心说不定也是个一本正经的家伙吧。葵背负着重责,却放弃了身为成年人的一些东西。是个虽然有无尽烦恼却不轻易显露出来的角色。还真不知道他将来会发展成怎样呢。

自从我辞掉事务所之后,决定自己竭尽所能地尝试一下

——您也接了不少BLCD的工作。对于第一场H您有何感想呢?
那是在12、3年前,出演『ライディーン』时的事了吧。虽然我演的是攻方,直到前一天拿到剧本为止,我都不知道有BL的H呢(笑)。我急急忙忙地就去找原作了。虽然那时也演了不少配角,还从没面临过有H的,对实际上应该演到什么火候真是很难把握啊。
——和您演对手戏的是?
是陶山章央君。没想到居然和伊藤健太郎还有渋谷茂君这些『ライディーン』的成员汇聚一堂。而且收录日正好在『ライディーン』的第二天,将脑筋转换过来真是非常辛苦呢(笑)。不仅如此,渋谷茂君与伊藤健太郎明明演的是没有H的同学角色,却在演完后等我与陶山君的H一开始就窜进房间来(笑)。事后我问伊藤健太郎你们是来干吗的?他回答说“这个,我们想来听听H。”(笑)
——最近的2、3年里,您的人气疾速飙升。对此您的想法是?
我主持的广播开始播出后得到了大家的回馈与反响。对此我感激不尽。还有,关于“不知道往哪里寄Fan Letter”的呼声也日渐高涨。(※1)不过,因为在我的想法里声优做的是幕后工作,因此心情有点复杂。因为以前声优是几乎不在人前露脸的工作呢。
——今后您有没有什么想要尝试的角色呢?
如今,我饰演了各种各样的角色,过得非常充实。希望能保持这个势头并逐渐扩展丰富开来。作为目标,我希望自己能继续深入挖掘演过的角色潜在的东西,也觉得是时候演一些以年龄层来说是父亲一类的角色,演一些能发挥符合自己年龄的演技之角色。
——也非常期待您性感的英俊小生角色呢(笑)。最后请对Cool-B的读者们说点什么吧。
我还是第一次出现在Cool-B上呢(笑)。连平日里极少提及的东西都说了,希望大家能对这一页内容感到满意。我还将经常在Event中登场,那方面也请多多支持了。
——谢谢。
(※1)想给遊佐浩二先生写信的诸位请将信寄到这个地址。
→〒105-8002 文化放送 モバイル文化放送『週刊遊佐浩二』係

[PR]

by kobashimai | 2007-08-12 00:00 | ゆっちー関係

<<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忍不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