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夜祭】この短く長い一年…

懸賞 2007年 08月 11日 懸賞

去年的8月,我还是个施施然在家里等待出发奔向日本的无聊小孩。
不知不觉中,一年就忽悠悠地过去了。
この一年間、いろいろあったけれど、甘い思い出、辛い思い出、キミの微笑み、あの時の涙…全てこのワタクシの宝物なんだ!
大切にします。

2006年
9月20日 浦东国际机场
因为自己一家人都是小心者没敢多带行李,所以过安检的时候特别容易。在同事们尚苦战的时候,我就被一句“你的行李轻的!”给扔了进去。orz
回过头来遥遥地看着妈妈的脸,自认很大方冷血的我突然非常感伤。
接下来的几年,我将只身一人在海的这一边度过。
我会坚强。

9月24日 千葉海浜幕張
06年的GameShow是我在没有来日本之前就决意要去的。
所以到达日本的第四天,在我连家附近的路还没认清的时候,执意坐车到東京,踏上了京葉線出发。
把隔壁的小姑娘骗着一起去看游,并让她陪我站了很久,觉得自己实在有些罪过。之后她再也没陪我去过任何活动(笑)。
到达会场时不算很早,却意外地凭钻来钻去占到了一个还算不错的位子。现在想想大概是天可怜见吧。
我有些不记得第一眼看到游出现在自己面前时是什么感觉了。因为那时全场的氛围高涨,而且我努力想去听他说话,听懂他说的每一句话,这让我没有太多时间感伤。
不过就算如此,我仍记得有一瞬自己一抬头,就这么痴痴地看着他的脸,捂着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不管之前看过多少视频,那一天,他就是这么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站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我和他之前相隔的不再是冰冷的屏幕,而是9月略带一丝凉意的空气。
虽然不能说是为了他而来日本的。
けれど、頑張って来た甲斐があった。本当にそう思うの。

2006年接下来的日子过得比较平淡。
没有Event的日子里。
*每天check他的消息。
*跑去败书、败碟。
*翻点访谈。
如此而已。
如果说有什么不同。
まるでクセのように,
现在败东西就像大刀切白菜一样干脆利落豪不犹豫了吧。(笑)

12月17日 千葉海浜幕張
Jump Festa2007
居然还是这个地方。。。汗
这次是拉着同事的JJ去的。她颇有舍命陪君子的味道(事实上就是如此|||)
再再,我觉得我这个人很废。这种活动居然就像个钉子一样钉在舞台前不动了。完全浪费了活动本身的精彩。如果主办方知道,大概会哭的吧(汗)。
从第一场DEATH NOTE开始看起脚步不敢稍移,4小时(抑或更长?)的漫长等待之后,总算见到他出现在舞台之上。虽然只有短短20分钟,虽然那天站一天下来动也不动人都僵掉了,还是觉得很值。
这是我第二次见到他。平淡的2006年,等待的是2007年的绚烂吧。(笑)

对,2006年年底,我第一次跑去Yahoo上用1w拍了PN的票。
而后,又收到了3位少女支持我的签名会应募券。
这仿佛注定了2007年我会过得异样精彩。

于是,2007年的大幕就这么轰轰烈烈地拉开了。

2007年
1月21日 光ヶ丘
我与karin的孽缘就是因此而开始的。看过我Blog的孩子也许知道。从Event,到DVD,到游戏,karin就没少给我添麻烦过。
不过合该它抓住了我的弱点。于是尽管每次怨言不断,我还是像个M一样主动凑上去给它虐待。阿门~
那是我第一次参加有游的中大型Event(之前的两次都算是小型见面会),那种台上台下的距离感其实很微妙。会让人觉得那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不过还好我坐得非常前面,让我可以清晰看到他的脸看到他顾盼的神情。
不想再多提当天的内容了。那次我破天荒地写了超长无比的repo。连我自己也非常惊讶的。(笑)
至今回忆起来,仍觉得那天的他特别お洒落,连一贯的头发都用摩丝弄了一下。虽然事后我才知道原因。原来那是单身的游最后一次出现在大家面前啊,当然要留个最美好的印象(笑)

1月28日
虽然知道消息是在更后面几天。
一个傻女人把自己参加的前辈婚礼zp公然贴在blog上。她本是个不怎么红的声优,那张zp却不知怎的就传开了。
人类的力量不可小觑。
最初得知那个消息的时候觉得是假的。或者说希望是假的。因为主要证物的zp一直没有出现。尽管无数人信誓旦旦地说看到了并给了祝福,因为自己没有亲眼看到,还是不愿意相信其真实性。结果发现还是真的。自己的挣扎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他真的不怎么走运。别人连小孩都有了都未必有人知道已婚的事实,他不过也结个婚而已,消息却在短短几天内传得天翻地覆。这么プライバシー的东西,明明是这么プライバシー的东西。
怎么可能不难过。看到穿着婚纱的三桥明媚的笑靥就忍不住会凹。那时我甚至还神经兮兮地设定成手机待机来刺激自己。(爆)
不过后来我惊讶地发现为他哭天抢地为他愁云惨雾的孩子如此之多,不仅又bs起自己的冷静来。
算了,关于这件事那时也写得够多。不过有些东西还是无法忘怀的吧。
週刊遊佐浩二紧急播出那天。我隐隐知道他会说什么,于是发下毒誓绝对不听。
结果可笑的是那天憋了足足一上午以后,到了1点,我居然二话不说地拿起手机就从5楼冲下1楼。当然结果是始终占线没有拨通啦,汗。

其实那天我做了个决定。
不管以前我是以什么心态来爱他的。
これから、本格的、ファンとして、この人を支えていく。

3月24日-3月25日 お台場
2天里游为钢铁三国志做宣传,一共出场4次,我看了其中三场。
虽然没有拿到整理券其实还是排挺前面的。
他婚后第一次出场,所以说什么我都很介意。有时还有点心不在焉?
觉得婚后的他仿佛从原来的一点不拘小节与毛躁蜕变得更为上品更为お洒落?那时候与Sen提起我们都说他有了个很会操持的太太的缘故吧。觉得以前那身衣服他应该不会穿,如今穿着却是如此好看。怎么说呢…年なりのいい男って感じ。现在的他给我这样的感觉。
记得自己还一直在瞄他的戒指?汗。也只有我才会注意到他第一天戴着戒指第二天没戴这种无聊的细节吧。
原来我还是在意的。对,我需要时间来痊愈。

4月8日 池袋
其实之前还有两次游的活动。
但是一次是平日我根本没法去一次是没抽到又胆小不敢去拍。所以都没去成。
但是4月8日这无比重要的一次,在大家的倾力支持下,终于得以成行。
可以说没有大家就没有那天的我。(笑)
记得收到明信片那天简直疯掉了,一路哭着去超市。。。汗
而活动当天。虽然抽签运不好的我拿到了比较靠后的位子。可是当我站在他面前,用蚊鸣一般纤细的声音对他说我是中国人,看他一笔一划写下我名字的时候,在執事喫茶绚烂琉璃灯的辉映下,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我想,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那一天的经历将永远在我心中定格。

接下来是近五个月的空窗。不知道是不是结婚带给他的影响。觉得他在各方面的工作都有所减少,露面的机会也少了。好不容易等到电王的Event,结果先行与公开我都没买到票,Yahoo上5w的价格又太过离谱,于是只得算了。
那时候真的有点恐慌。我甚至觉得那是不是我花心的报应?だから御縁が切れた?
这样的想法弄得我无比焦躁。
何况接下来游的Event忽地又多得像从湖底突然冒出来的气泡一般。
如果,如果我只能待在家里黯然神伤地眺望远方,那实在不好受。
大概就是这种心态。所以我才会做出雨夜狂奔这样的傻事吧。(笑)
不过还好,在我的多方努力下,三国志,公开录音,集英社,这些都得以成行。还好。
另外8月以后他的新转机,除了Event的机会多了以外,动画看起来也接到了一些好角色。那么希望2007年的下半年,新的动画角色能带给他更多支持者。
也希望将来台前幕后,我会有更多机会看到他。
当然无论怎样,我的心情一如既往。

この短く長い一年、ありがとう。
接下来的岁月,我依旧与你同在。
願わくば、あなたと共に。
[PR]

by kobashimai | 2007-08-11 18:18 | ゆっちー関係

<< 忍不住了!!!   赞一下ES的效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