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歳、おめでとう!

懸賞 2008年 08月 12日 懸賞

又是一年。

前几天和Sen谈起,不禁感慨道游今年40整了。

不过这又如何呢?

他依旧走在自己当年不惜成为浪人也一心想走下去的声优之途。

这样就好了。

还有啊,有自己爱的妻子,有视为己出(爆)的小狗。
说不定已经有了自己的小孩。

有人可以陪伴看八小时的日曜日どうでしょう,有人可以陪伴畅游最想去的北海道。

年龄对他来说其实已经没什么了吧。

40岁也好,将来的50岁也好。
只要他觉得幸福就好。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接下来是礼物

足足翻了一年的东西,爆|||

待完工回头一看,居然有16页那么多,笑。

【翻译】「天使の啼く夜」発売記念イベント遊佐浩二さんサイン会&トークショー

翻译:小桥舞

2007年4月8日
由高岡ミズミ老师原作的「天使の啼く夜」一作请来出演田宮知則的遊佐浩二さん,举行了发售纪念见面会。
敬请诸位欣赏见面会当时的情景,以及难能可贵的后台种种!

磋商沟通•彩排情景
见面会开始前数小时,遊佐さん一边说「请多关照」,笑着进入会场。在踏进休息室后,他开始在要送给今天到场Fans的纸板上签名。和负责的工作人员确认了见面会进程后,前往即将作为会场的執事喫茶Swallowtail。
他和担任本次主持的,Swallowtail的招待一条君在舞台上进行了磋商。另外,他还与负责引导客人的管家以及招待合了影,以及拍摄了在房间内漫步的照片。一条君问了遊佐さん关于執事喫茶的问题。他回答说喜欢红茶,所以他一边望着放在舞台上的巨大茶壶里面一边听一条君介绍关于茶杯的话题。

见面会场景
一条君在众多客人前显得紧张无比。他登上舞台,在与大家打了招呼后,把今天的主角遊佐さん请上了舞台。
主持「让大家久等了,接下来我们有请在「天使の啼く夜」一作中出演田宮知則的遊佐浩二さん。各位,请鼓掌欢迎。」
伴随着盛大的掌声,遊佐さん从舞台一角不紧不慢地入场。
遊佐さん「各位好,我是遊佐浩二」
麦克风的声音断断续续的。遊佐さん「嗯?」地让人确认了一下麦克风的情况。
遊佐さん「好像话筒不怎么发得出声音来呢…(笑)。真抱歉。呃—,欢迎各位的到来,我是遊佐浩二…接下来应该干点什么?(笑)」
遊佐さん一边笑着一边回头看向主持。主持说了句「抱歉。」给他准备了椅子。
遊佐さん「啊,不过在我坐下之前。今天有这么多人到场,且让我先去见一见大家…」
他一边说着一边走下舞台,嘴角噙着微笑沿着观众席旁地走道脚步不停地向观众席后方走去!会场内欢声四起。他一路上说着「你好,你好」,一边打招呼一边走,直到走至观众席最后排。
遊佐さん「没关系吗?各位坐在后排的观众。虽然有点远,没问题吧?希望你们能过得愉快。」
遊佐さん挥着手,直到向最后排的观众打完招呼为止,回头向舞台走去。
主持「请您走快一点…(笑)」
观众 「(笑)」
遊佐さん回到了舞台之上。
遊佐さん「被管家骂了…(笑)」
观众 「(笑)」
主持「真对不起(笑)」
遊佐さん「虽说从方才起我们的管家就似乎都不知道吃了几趟螺丝了(笑)」
面对着因为紧张而打从一开始就连连出错的主持,遊佐さん尖锐地吐槽。
观众 「(笑)」
主持「万分抱歉!」
遊佐さん对爽快地低头认错的主持微笑着。此时,会场气氛一下子变得和缓起来。主持指着桌上金色的铃对坐在椅子上的遊佐さん说「接下来,请先摇响那里的铃。」
遊佐さん「摇响就可以了吗?」
他抓起金色的铃,稳稳当当地摇动起来。此时,一直候在舞台旁的招待走到遊佐さん面前施了一礼。
招待「您有何吩咐?」
遊佐さん「请来杯水」
那句「请来杯水」实在太好听了(酷酷的低音,又非常性感。请务必自行想象一下。),会场内一阵骚动。
招待「遵命。」
观众 「(笑)」
主持「那么,在水端上来之前,我们有些问题想问您。首先,请允许我问一些关于DramaCD『天使の啼く夜』的问题。您第一次读到剧本时的感想是?」
遊佐さん「是的。说点不为人知的事吧。我是以Free的身份来接工作的。所以是直接与我本人联系的。当我第一次拿到剧本时,我翻看剧本,发现自己的名字写在羽多野君所饰演的角色之上。」
观众 「(笑)」
遊佐さん「因此,就当我想着『啊,我演那个(攻方)啊』时,之后却接到联系说『其实我们出了点错,您不是演那个角色』(笑)。那个,当我收到自己并非演攻方的联络时,该说是吃惊还是失望呢,就记得自己『唉…』了一下。」
对着因为没有演攻方而显得有些遗憾的遊佐さん,主持突兀地问到。
主持「遊佐さん是个S么?」
观众 「(笑)」
遊佐さん「是啊。我总是不吝于公开宣称自己是个S。」
各位Fans当然也对此了然于胸吧,以大声欢呼应和了遊佐さん的这句话。
主持「遊佐さん所演绎的田宮知則是个不轻易展露内心的酷酷的角色。您在演绎时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吗?」
遊佐さん「嗯,是啊。这算是一个比较没感情的角色吗。这次也并非是没有感情,而是个压抑自己的感情,不将感情在表面上显露出来的角色。我演过很多这样的角色,并没有什么特别需要准备的东西。不过,关于如何若隐若现地表现出如何将内心深处燃起的复仇火焰硬生生地隐匿起来这一点,让我费了些心思。」
主持「其实我也听了一下。」
遊佐さん「啊,多谢。我还想着你若没听过就狠狠扁你顿呢。(笑)」
主持「我是在电车上听的。拼命用手遮着剧本。(笑)」
观众 「(笑)」
主持「好了,下一个问题。虽然距离收录已过去很久了。请谈一下收录时的情形,以及令您印象深刻的轶事吧。」
遊佐さん「这个嘛。收录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刚才问了工作人员他们也回答说『不记得了』呢(笑)。因为过去太久了,记忆中也有一些模糊不清的地方。不过就像刚才关于Cast表的秘闻一般,还是记得一些的。当然,到场的各位应该都是听过这张CD了吧?」遊佐さん四下打量着观众席。「因为若没有买的话也来不了了吧。应该不会有谁是『买是买了,还没有听』吧(笑)」
观众 「(笑)」
遊佐さん「CD最后收录了FreeTalk单元。那是凭借我的政治手腕硬赖上羽多野君当主持的(笑)。嘿,算是硬来吗?(笑)。我就好比他的监护人一样。就记得自己『做了这么件好事』(笑)」
主持「总之很愉快吗?」
遊佐さん「是的,非常开心。听过的人也许能体会到吧,羽多野君失措的样子真叫人心花怒放啊。(笑)」
主持「您真是彻头彻尾的ドS啊(笑)」
观众 「(笑)」
遊佐さん「我当时就想着『今天就这么办吧』。收录时(笑)我比羽多野君早一步到录音室。因此我对制作人阿部さん说『阿部さん,就交给羽多野君吧。』『要这样吗?』『因为他想主持啊』(笑)我先如此这般对阿部さん一说,他说『那就照这么办吧。』嘿,阿部さん应该也是心底有数吧,就算如此还是顺着我的话就答应下来了…然后,子安さん他们也没能阻止这件事。(笑)」
主持「是说没能阻止…吗?」
遊佐さん「不,谁都没来阻止(笑)。非常开心呢。人数也不太多,整个过程和乐融融的。」
主持「好了,下一个问题。故事是以复仇为主旨的。若发生了无法原谅之事,或怒气勃发之时,遊佐さん会怎么做呢?」
遊佐さん「啊,不过我这个人基本上不会表现在脸上让对方知道呢。比如说今天,当我进入会场之时,得以进了这里被当成休息室的办公室。是社长室…也就是这里负责人的房间。那里有挂历,上面记着很多东西呢。也写着很多我看不懂的预定计划,本以为『肯定写着吧』,结果4月8日那一栏里一片空白。(笑)」
观众 「(笑)」
遊佐さん「这是怎么回事啊!明明是在这里举行的活动为什么没写!为什么呀!没有被安排进计划里吗?虽然是当着那位负责人面看的,我想我有摆出一副泰然自若的神情吧(笑)。之后,我有躲在厕所里哭哦,虽说我想应该没人注意到(笑)」
主持「等下我偷偷写上去(苦笑)」
遊佐さん「那就拜托了(笑)。公司的人进厕所时,我这样(做抹眼泪状)一边抹眼泪一边走出去的样子应该有被他们看到吧。(笑)」
遊佐さん,真是非常对不起…(汗)
主持「…呃…因为有点可怕我们换个话题吧(笑)」
遊佐さん「我可不是来找岔的哦。(笑)」
主持「…就是说…您把工作人员给弄哭了。」
遊佐さん「不不,哭的人是我呢。(笑)」
观众 「(笑)」
面对着硬是将话题引到挂历上没有写上当天活动一事的遊佐さん,连主持也节节败下阵来。(笑)

主持「(笑)好了,如同CD的标题所示,您最近哭过吗?那是在什么时候?还有,您是个容易掉眼泪的人吗?」
遊佐さん「我不太容易掉眼泪,可今天还是哭了呢。(笑)」
观众 「(笑)」
主持「看来我们还是进行下一个问题吧(笑)」
遊佐さん「别别别别(笑)。虽然我不太掉眼泪。别看我这样,我最看不得那种特别悲的故事,尤其是讲动物的故事了。就连南极物语我也看不下去。虽说那被誉为感人肺腑的长篇,我会觉得『哇—太悲惨了—我看不下去了—』。在这种方面我会比较脆弱容易掉眼泪。虽说对于动作片,看到人一下子就死了我也会无动于衷。我演过不少译制片因此能冷静地看下去,对于动物的故事就完全不行了。」
主持「是啊…因为那拍得非常高明嘛。」
遊佐さん「高明…(笑)。你还真是会一针见血地下结论啊。」
观众 「(笑)」
主持「好了,我们换个话题吧。这次的活动是在敝店举办的。遊佐さん是「尽心竭力的管家型」?还是「想被服侍的主人型」?」
遊佐さん「当然是想被服侍的类型啦。不过,比方在按摩店里,虽然有些地方诚恳周到服务到家,反而束手束脚放松不下来。这种时候有些事还是由我自己来做在精神上反而比较轻松…不,并不是由我来按摩啦(笑)。我觉得…对方太过费心思了反而觉得没法放松自己。最近我也在广播里提到,在理发店里由服务生帮我洗头时,若被问到『您有哪里觉得痒吗?』,我是绝对没法把『这里痒』说出口的。」
主持「的确如此啊。」
遊佐さん「虽然对方对我非常亲切,我却说不出口。」
主持「我还没见过说得出口的人呢。」
遊佐さん「不,会说的人好像还是说得出口的呢。(遊佐さん打量起观众们)有人说得出口吗?说『这里痒』」
观众席里有几人举起手。
遊佐さん「啊,果然还是有呢。不过这只是答了被问的问题吧。虽然这是我的理想,我却怎么都说不出口。(笑)」
主持「好了,下一个问题。遊佐さん所演绎的田宮知則经营的是一家劳务输出公司。遊佐さん除了声优外还做过什么工作吗?」
遊佐さん「我没有正经地做过什么工作。真的是从大学毕业后不久就作自由业了。嗯,从这方面来说我还真没好好干过什么正经工作呢。虽然大学毕业后,我一直在一个地方打零工,在大学里也做过不少按天数计算的工作。」
主持「比如说工地吗?」
遊佐さん「工地倒是没做过呢。工地实在是太苦了。我在工场和冰库做过。冰库的活是按天数计算的,我做了一天就辞了。(笑)我做不到啦(笑)。炎炎夏日,外面都有30度的天气了,冰库里却是-30度左右呢。因为温差有差不多60度,结束后觉得自己的体重差不多重了10倍。简直就像处在界王星一样(※请参考龙珠)(笑)」
主持「夏天穿的是短袖吧?在冰库里也穿短袖吗?」
遊佐さん「穿两层替我准备好的作业服,手套也戴两层。」
主持「这样还冷吗…?」
遊佐さん「很冷啊!鼻子里都冻僵了!」
主持「…这样一来鼻毛就很容易剃了…?」
遊佐さん「不不,不用剃了,都要掉光了…若一直在里面待着的话。必死无疑(笑)」
主持「这算是…大俗话吧…(主持用剧本遮着,偷偷用手指比了个钱的手势。)…在那里有多少收入啊」
遊佐さん「啊(遊佐さん也偷偷用手指比了个钱的手势。)钱非常少(笑)。不仅廉价而且严格,对打工者也很冷淡。我一天就辞了。回家的时候我也哭了呢,简直就是『天使の泣く夜』了(笑)」
观众 「(笑)」
主持「您最后结得好巧妙啊(笑)」
遊佐さん「一点都不巧妙(笑)。这可不是CD宣传(笑)。虽然说『不提CD也没关系』,问题里却尽是CD的内容啊(笑)」
主持「最后,请各位多多支持『天使の啼く夜』(笑)」



签名会场景
签名会开始了。
金色的手推车上满载着签名用的纸板,由遊佐さん将纸板交给大家。
签名会里,遊佐さん一边与到场的诸位交谈,对每一个人都道上『谢谢』并始终保持温柔的微笑。虽然他弯着腰签名,却不见疲态,笑着同Fans们交流的模样给人留下无比深刻的印象。

提问单元
主持「辛苦了。」
遊佐さん「多谢。」
观众席传来热烈掌声应和遊佐さん的这句话。
主持「您觉得这样一场与Fans的交流活动怎么样呢?」
遊佐さん「怎么说呢。虽然我也参加过别的Event,但从没如此近距离地与大家接触,真是感激不尽呢。大家都能与我有所交流。虽然在Event里也能得到大家的反应。但是大家各自的感想都是事后才能得知的,对我来说,那种时间差着实让我不安呢。」
主持「那么这次能以如此贴身的距离与大家交流真是太好了。」
遊佐さん「算是蛮好的吧,我在等能让我放下心来的话呢(笑)」
观众 「(笑)」
本是主持在等遊佐さん回话。结果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才好的主持脱口而出。
主持「我是不会说什么能让您放下心来的话的…」
遊佐さん「你就没话能安抚我的心吗?!(笑)」
观众 「(笑)」
遊佐さん「執事喫茶还真是出人意表的严厉呢(笑)」
观众 「(笑)」
主持「因为我曾对小姐与主人讲解过关于礼仪的话题。」
遊佐さん「(苦笑)…真是微妙啊…被一个并不是老头子的人严格要求……好吧,我知道了(苦笑)」
观众 「(笑)」
主持将热腾腾的毛巾递给遊佐さん。
遊佐さん「太强了,『请擦把脸』什么的,就跟理发店一样呢。女性一般是不擦的吧?因为化着妆嘛。而男的在理发店里剪完头发以后会被说上一句『请擦把脸』。我都会不客气地哗地抹一把,有时头发都会粘到脸上。」
观众 「(笑)」
主持「接下来我们将为遊佐さん送上红茶。请您看一下后方的餐具架,选一套您中意的茶具吧。」
遊佐さん「自己喜欢的茶具吗?」
他站起身来,一瞬不瞬地打量身后排成一列的众多茶具。主持正在介绍茶具制造者以及名称,却因为太紧张了而一下子忘词了。介绍不下去的主持说「我找人帮忙…」将静候在舞台一边的招待叫到话筒前,突然被问话的招待也着慌起来,也介绍不下去。看到他们慌慌张张的样子,遊佐さん立即狂按桌上的铃叫到「来人啊!来人啊!」会场内响起一阵欢笑。在听主持辛苦介绍完茶具后,遊佐さん选的茶具是……
遊佐さん「那么,就选Swallowtail(笑)」
主持「是。(笑)」
于是,遊佐さん选了这家店自制的茶具(笑)。一边准备茶,一边开始回答开场前向观众们征集的问题。
主持「我养了一头雌性长毛吉娃娃,却苦于对它的管教。遊佐さん可曾为对ぎんが(遊佐さん的爱犬)的管教而苦恼过呢?」
遊佐さん「啊—的确。ぎんが小时候我还是一人生活,白天家里经常没人,完全没法管教它。简直就是到处随意小便。关于这点,若不及时训斥它,它不会知道这是不该做的事。一旦它做了不该做的事请立即训斥。我已经为时已晚了。(笑)」
观众 「(笑)」
遊佐さん「回到家时,我经常突然发现厨房里有一滩水。它大概是认为只要在那里小便,我就会回来吧。为此我可受了不少苦。」
主持「现在怎么样了呢?」
遊佐さん「现在它已经能乖乖在垫子上小便了,自然而然地。」
主持「自然而然?」
遊佐さん「所谓自然而然…,就是它变得只能在那里才能小便,在其他地方怎么撒不出来(笑),只有在那里才能顺畅地撒出来。」
主持「这是出于您的策略吗?(笑)」
遊佐さん「不,不是这么回事。自然而然就变成那样了。我们就是那样的一家人,运动型的(笑),就像「SASUKE」(注:「极限体能王」,TBS的一档运动娱乐特别节目)那样(笑),试着在地板上放一堆东西看看吧(笑)。不,撒不出来(笑)」
主持「(转向观众席)…能作为您的参考吗?」
遊佐さん「我觉得肯定当不了参考的吧(笑)。」
主持「真遗憾…那么就请自己想点办法吧(笑)」
遊佐さん「那个,也可以读点书参考哦(笑)。」
主持「看来红茶已经准备好了。(转向招待)请端上来吧」
招待上来替遊佐さん沏红茶。替他准备的是红茶党遊佐さん提及的自己所中意的『格雷伯爵』。遊佐さん把沏好的茶一口气饮干。
遊佐さん「香味浓郁,冷热适中。不会太烫,让人心情舒畅。」
主持「多谢夸奖。既然您心情定下来了,我们来问下一个问题吧。我不擅长与男性交谈。饮酒会的时候完全说不出话来。该怎么做才能与男性正常交流呢?请给我一些建议吧。」
遊佐さん「(认真地)原来如此。『咚!嗑!(※)』一把的话,就会变得能说会道了…(笑)」
※将龙舌兰酒不掺水直接注入矮脚玻璃杯里。一边舔抹在左手拇指根部的盐,一边一口气喝干,然后将杯子“咚!”地搁在桌子上。被叫做『短枪式』,除了非常擅饮之人外并不推荐的龙舌兰酒饮用方式。据说若已经喝过几口(?)酒了则不会有什么问题。」
主持「那时人就差不多了。(笑)」
观众 「(笑)」
遊佐さん「这又没什么的。就算身为男人也觉得这样做很帅…状态好得很呢(笑)」
主持「您在说什么呢(笑)」
遊佐さん 「(笑)」
观众 「(笑)」
主持「(转向观众)也就是说要『咚!咔!』一下」
遊佐さん 「不,是『咚!嗑!』!若是『咚!咔!』的话,『咔!』一下就不知道飞哪儿去了。(笑)」
主持「好了下一个问题。我太紧张了完全睡不着。ゆっちー…(困惑状)」
遊佐さん 「别人这么叫我。」
遊佐さん配合了一下因为念到了不习惯的叫法而感到困惑的主持人。
主持「是这样啊!ゆっちー一般睡多久呢?」
遊佐さん 「我一般大概睡2小时。」
主持「好短啊,不要紧吗?」
遊佐さん 「那个—,大概是上次举行Event的谷山紀章拖了时间对吧,从这次开始改在白天举行。(※)早上的到场时间好早呢(笑)。也和我是个夜猫子有关吧。一旦为第二天的工作做准备,都会弄到很晚,大概3点或4点才睡。」
※之前的见面会都是晚上7点开始的。这次是早上11点开始。见面会时间的变更是与敝社安排有关的。
主持「那么,您今天是几点起的…?」
遊佐さん 「今天是早上7点起的。对。」
主持「您起得很早呢。」
遊佐さん 「说什么『您起得很早呢。』,这可是一般白领的标准起床时间(笑)。广播里也经常收到大量『你们的日子太惬意了』这样的信。我权当没看到(笑)。虽然我全都会看,一边在心里想着『啊,真对不起』,一边无视掉(笑)」
主持「(声优)这份工作经常要干到很晚,我想睡眠时间相当少吧。」
遊佐さん 「是啊。而且我是睡不太着的类型。不是那种一沾枕头就睡着的类型,相当浪费时间呢。」
主持「那么就『咚!嗑!』一下。」
观众 「(笑)」
遊佐さん 「若『咚!嗑!』一下,虽然能睡得很舒服,第二天的工作也会受到『咚!嗑!』影响…(笑)」
观众 「(笑)」
主持「那么大家若有什么好主意,请写信来吧。」
遊佐さん 「期待大家的来信(笑)」
主持「下一个问题,您今天装扮的亮点是什么?」
遊佐さん 「今天的场所是執事喫茶。若我不郑重其事一下是会赶我回去的。因此我试着穿了件外套。嘿,虽然我郑重其事了一下好像还是被骂了。」
观众 「(笑)」
遊佐さん 「今天我在外套里穿了件无袖敞领的上衣。若不穿的话衬衫敞到这里(第三粒纽扣处)。虽然衬衫有纽扣,上两粒却是没有的。若扣了最上面一粒就会绷得很紧,敞到这里(第三粒纽扣处),这就是今天的亮点。为了不崩开来我穿了无袖敞领上衣。」
观众 「(笑)」
主持「也请介绍下您右手戴的戒指吧。您戴着…非常巨大的…」
遊佐さん 「非常巨大?…真不像管家会说出来的话…」
主持「因为我还不够成熟老练…(笑)」
遊佐さん 「说得真夸张(笑)」
遊佐さん浅笑着把正确说法告诉主持。
主持「这枚戒指简直太适合您了。您能谈一下您有什么特别注意的地方,以及挑选首饰的诀窍吗?」
遊佐さん「基本上我戴的戒指,都出自一个叫『M's collection』的牌子。我第一次自己买手链就是在那家店。之后也就断断续续地在收集那里的东西,经常佩戴在身上。我工作的时候也会戴着。有时忘了戴,就会觉得手非常不自在。」
主持「那么那里的手链也是…?」
他一边说着,一边觑向遊佐さん的胸口。
遊佐さん「嗯?这可不是手链哦(笑)。是项链呢(笑)。也是同一个牌子的。」
主持「比起式样简洁的东西,您更为喜欢做工精细的东西吗?」
遊佐さん「因为我的手指相当粗。若是大而做工繁复的戒指会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过去吧?这样一来粗手指就不会那么显眼了。」
主持「这是一种花招吗?」
遊佐さん「是花招啊…不过这样一来就全都曝光了啦,都在这儿说开了(笑)。这下大家以后都会盯着手指看了吧?」
主持「大家都会紧盯着您的脸看的。(笑)」
遊佐さん 「(笑)」
主持「这就是打扮的要点咯。」
遊佐さん 「是的。今天的是敞开胸怀……不过,关键部位是不会走光的(笑)」
主持「那里…」
遊佐さん 「誓死捍卫(笑)」
遊佐さん紧紧以手护住自己的胸口(笑)。
主持「下一个问题。请问您今后有唱歌的打算吗?」
遊佐さん「完全没有!(笑)」
面对遊佐さん斩钉截铁的回答,观众席笑声不断,大家看起来却一脸惋惜。(笑)
主持「呃…、因为被一口回绝了(笑)我们来问下一个问题。今天您的早饭是?是喝了一整晚的咖啡吗?」
遊佐さん「基本上我是不吃早饭的。说是不吃早饭,基本上如果可能的话我一天只吃一顿。只在晚上吃东西。今天我也没吃早饭。我以前挺喜欢喝咖啡的,经常喝。不过自从身体状况有点变差之后,就控制我的咖啡瘾了。要喝的话一般会去喝红茶呢。今天也喝了红茶。」
主持「您现在喝的是格雷伯爵,除此之外您还有什么钟爱的牌子吗?」
遊佐さん「这个嘛我也经常喝FORTNUM&MASON的东西,喝那个牌子的白兰地和大吉岭。」
主持「您喝的是不掺水原味吗?」
遊佐さん「是的,喝原味。」
主持「这么说您今天并没有喝了一整晚咖啡咯?」
遊佐さん「没有喝一整晚咖啡呢。我现在基本上没汲取什么水分就到这里来了。起床后作好准备化好妆就过来了(笑)」
主持「下一个问题。请告诉我们您鞋的尺寸。」
遊佐さん「这个嘛…该说是什么尺寸才比较好呢(遊佐さん微微思考着)相当复杂,比较难以说明呢。
若是皮鞋的话,我基本上算是扁平脚,我父亲也是这样,脚背比较低。如果皮鞋的高度不合脚的话会穿不住。就算有鞋带,两端会贴得太紧。这样一来,长度就很捉襟见肘了。若是脚趾贴得并不太紧的话,大概是24.5~25左右吧。穿运动鞋的时候,根据厂家的不同,鞋的大小也会不同。大致是27cm左右吧。平均来说大约以26为估量标准…(笑)」
主持「也就是说大约是26cm左右咯(笑)」
遊佐さん「顺带一提的是保龄球鞋大概是25.5~26左右吧。因为脚背比较低,扣带要绑得很紧才行(笑)」
主持「我们来问接下来的问题。遊佐さん出众的音色有没有在您的个人生活中起到什么作用呢?」
遊佐さん「没有(断然)」
观众「(笑)」
遊佐さん「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吧。我平时对声音就不加矫饰。在用宅急便订购物品时,哪怕我说要收据,也从没人正经写给我过。就写成像在这部作品中登场的『伊佐』那样呢。从没人写成『遊佐』过。要么写成『ゆた』要么写成『いた』…『いた』可是半个字都没写对啊!完全没用呢,那种东西!」
主持「那时您生气了吗?」
遊佐さん「不,没生气(笑)。我是不会把怒气外露的类型呢…哪怕挂历的4月8日处一片空白我也没有动怒(笑)」
观众「(笑)」
主持「已经写上去了,不用担心」
遊佐さん「没问题了吗?好」
主持「下一个问题。请告诉我们您中意的衣服和香水的牌子。您总是打扮得如此出众,是否有什么喜好呢?」
遊佐さん「嗯…关于衣服我并不特别拘泥于某一个牌子呢。我去店里逛的时候,会买下自己留意到的怪东西。」
主持「是怪东西吗?」
遊佐さん「是的。我大都买一些非正统的衣服。关于香水的话经常会买Dolce&Gabbana呢。嗯…(看着主持)这样可以了吗?…还有什么…什么硬要我补充的?」
主持「没(笑)」
观众「(笑)」
主持「下一个问题。您在更换手机机型时有什么注重的地方吗?顺便问一下,您现在在用哪个厂家的手机?」
遊佐さん「现在在用夏普的。这还是我第一次使用夏普的手机…哎呀我毫不迟疑地就把厂家名给说出来了。算了(笑)。我没有什么特别注重的地方。大概2年或2年半更换一次机型。基本上也就是在电池很快就没电的时候换一下而已。」
主持「那么您积了不少积分吧?」
遊佐さん「…(稍稍思忖了一下)…啊啊!!积分!是说手机公司的积分啊。我很便宜就把新手机买到手了(笑)。这些点数一开始我不知道该怎么用,大家倒是用得很熟练嘛(无限感慨中的遊佐さん)我在某场Event中曾提到自己刚刚才发现没法『自拍』,结果坐在第一排的女孩子小声说了一句『迟』呢(笑)」
观众「(笑)」
遊佐さん「这甚至都不算吐槽啦(笑)。观众席上的人是不会对舞台上的人说『你也太落伍了』的(笑)。虽然那一句『迟』让我想起了心灵受到巨大伤害的过往(笑)。…如此这般,对于手机我没有特别注重的地方,基本上以打电话为主,也不怎么发短消息。」
主持「顺便问一下,您现在使用的手机是什么颜色的呢?」
遊佐さん「手机颜色啊,现在的是白色的呢。一直都是银色的或者金色的…我一般不会买大红色这种强烈的色彩…比较喜好简单的色调呢。」
主持「您今天的衣装也相当有格调呢…」
遊佐さん「我的衣服以黑白两色为多。嗯…更偏黑色调一些吧。今天则不小心穿着白色来了……(低语状)是大小姐您的错呢…」
这句朝着观众席而言的『是大小姐您的错呢…』声音低沉妩媚动人心魄,让人心跳不已。盈盈微笑着的遊佐さん简直太棒了。
主持「谢谢您动人的话语。」
主持「接下来我们来问下一个问题。请传授一下喝葡萄酒时不会烂醉如泥的诀窍。前阵子和朋友(男)两个人喝了5瓶葡萄酒,结果第二天发生了了不得的大事…(苦笑)。有什么好方法的话请传授一二。」
遊佐さん「啊啊,有啊。就是别喝5瓶(笑)」
观众「(笑)」
遊佐さん「喝了5瓶就成那样了呢(笑)。喝1瓶或2瓶就够了呢。这就是不会烂醉如泥的诀窍(笑)。5瓶绝对不行(笑)」
主持「那么遊佐さん一天大概能干掉几瓶呢?」
遊佐さん「我不是很擅长喝葡萄酒,1瓶左右吧。」
主持「1瓶?」
遊佐さん「嗯。喝了葡萄酒这里(遊佐さん指指下巴)会累到的。下巴会累到。」
主持「那是因为要一次又一次品酒吗?(笑)」
遊佐さん 「不不(笑)」
观众「(笑)」
遊佐さん 「所谓品酒,尝过后哪怕说『不用了』也得交钱吧?这种铺张浪费的事我是绝对做不来的啦,就算不怎么好喝也会说『就这瓶了。』就算被问『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酒师)』我也会说『不,就这瓶了!』(笑)」
主持「(面向会场)小姐,您满意了吗?」
遊佐さん「别连喝5瓶(笑)」
主持「下一个问题。天使の啼く夜主人公的父亲是一名律师。对于律师与检察官,遊佐さん更想当哪一个呢?理由是?」
遊佐さん「嗯…律师和检察官…两个都是好工作…很威风的职业呢…两个都蛮好的。那个,声优是完全不怎么威风的职业(笑)还会被对声优一无所知的人误认为是个超市(SEIYU)…被问『哎,您在当店长吗?』(笑)而且啊,当一个自由人还会被说成是自由业者(笑)。有一名音響監督和我一样是个自由人。当被问及『要办信用卡吗?』,他回答说『那么就办一张吧』。结果没通过审核,被说是『○○さん的待遇和自由业者一样啦。』。我不禁想『啊啊…那我也是一样吧…』」(笑)关于职业方面的问题总让人觉得有点错综复杂呢。不过律师和检察官都蛮好的。不过作为一名检察官似乎很难对人说出口呢?倒是律师有一种正义之友的感觉,那么就律师好了。(笑)」
主持「在电视剧里,以律师为主角的作品比较多呢。」
遊佐さん「律师比较多呢。检察官的不是很多。比如说『茶色防水夹克』这类的…」
主持「正是如此呢。知道的人也就知道了,有名的电视剧…」
遊佐さん「就在这里说说好了『HERO』(笑)。我在Atis的其他作品中有出演过检察官,本该帮检察官说话的,不过还是选律师(笑)」
观众「(笑)」
遊佐さん「就选律师了(笑)」
主持「因为是正义之友吗?」
遊佐さん「因为给人正义之友的感觉啦(笑)」
观众「(笑)」
遊佐さん「其实,检察官才代表了正义吧?因为是提出诉讼的一方(笑)」
主持「下一个问题。您若想旅行会去哪里?国内?还是国外…」
遊佐さん「北海道!!!」
观众「(笑)」
遊佐さん「国外啊。我没有出国旅行的经验。而且还没有护照。总之很可怕啦。」
主持「是说飞机吗?」
遊佐さん「飞机也很可怕!我有恐高症啦。虽然也有这个理由。不过国外未知的事情太多了。在我印象中,跑去国外会一下子『哇~(请想象一下兴高采烈的遊佐さん)』地一声,包一下子被抢了『哇ー』地跑去追,被猛地捅一刀『哇啊啊……』,最后钱包就被偷走了。(笑)」
观众「(笑)」
遊佐さん「就好像死在生化危机里洋房1楼似的,给人以这样的印象。因此我选择国内。」
主持「那您选北海道的理由是?」
遊佐さん「那个,要渡海不是吗?(笑)」
主持「原来如此。」
遊佐さん「说到要渡海,虽说四国与九州也是要渡海的,但是北海道比较难以渡过去不是吗?九州那里架着桥吧?而北海道还没架桥,希望能借Swallowtail之力在北海道架起一座桥来。(笑)」
主持「…这样啊(苦笑)」
遊佐さん「怎么了?看你一脸『失笑』的样子(笑)」
主持「万分抱歉(笑)」
遊佐さん「你们Swallowtail就这么对我啊(笑)」
主持「您多虑了!」
观众「(笑)」
主持「下一个问题。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了。请问您来執事喫茶的感想是?」
遊佐さん「是的,很严厉(笑)」
观众「(笑)」
主持「还有另外几个问题,请允许我一并问了。ぎんが还好吗?」
遊佐さん「活蹦乱跳的呢!那个啊,因为刚注射了狂犬疫苗正让它好生修养中,不过还是蛮精神的。」
主持「真是太好了(感慨状)」
遊佐さん「太好了…它又没病,不用这么感动啦(笑)」
主持「因为事关其他作品不知该不该问。请问一下『電王』的录音现场情况如何?我每周都会开开心心地看这部作品。同时也很期待ウラ的歌。」
遊佐さん「谢谢。想必今天大家也看了『電王』吧?」(遊佐さん四下打量起观众们。)
观众「……」
遊佐さん「哎呀,回应我的人出乎意料地少啊(笑)」
观众「(笑)」
遊佐さん「回去会看的吧?都录下来了吧?」
会场内的众人重重点头。
遊佐さん「哈?什么?居然还有没点头的人(笑)」
观众「(笑)」
接下来介绍一下如今大家最为关注的『仮面ライダー電王』。
遊佐さん「录音工作进行得非常开心。因为我是看假面超人的那一代人,从没想到自己居然也能出演这里面的角色。提到假面超人,比较多的是由出演者自身变身。哪怕是变身以后,也常由那位演员自己来配音。这次比较不同。因为变身以后有多重人格,那时就由我们来演绎声音,一同来配音,大家和乐融融地来出演着。我以前也说过。另外有一部叫『スーパー戦隊シリーズ』的战队作品也正在播出中。东京方面来说,7:30~8:30是被叫做『超级英雄时间』的时间带。前半部是战队作品,后半部是假面超人。战队作品是胶卷摄影,因此拍摄现场的声音完全没有收录进去,而是在后期配音的时候将所有的声音录进去的。而假面超人是高清摄影,在拍摄现场就把声音录进去,但是对于皮套演员以及怎么都没法录进去的噪音之类的,拍完之后再进行声音的录制。人数比较少,经常只有声优以及男主角参加配音,愈发有家居之感。在配音现场中,若要为皮套演员配上声音,只要配合他的动作就可以了。但是这次还要配合『佐藤健』君的口型。若和口型对不上就会产生不对劲的感觉。这方面的要求比较严苛呢。」
这时,遊佐さん转向主持「从下周起你会好好看吧?」
主持「遵命……被骂了」
观众「(笑)」
遊佐さん「執事喫茶汇集了各种各样的人,让我吃了一惊。从年轻时候起,在我印象中,提到深宅大院里的管家,一般都是上了年纪的。我本来还在想会不会有比较年轻的呢?没想到这里从年轻的到中年人…」
主持「在那里(房间后方的角落)像摆设一样地站着呢(笑)」
话题转向后方站着的年长管家。
遊佐さん「那位中年管家戴着单眼镜呢,居然还有那样的人存在。看到真人以后我深切感受到了迫力。除了『tigermask』(注:69年播出的一部摔角动画)里的坏人以外我还没见过戴单眼镜的人呢(笑)」
观众「(笑)」
遊佐さん「今天带给了我全新的体验,谢谢。」
主持「那位叫芥川。」
遊佐さん「芥川…这算是管家的代号么?」
主持「……正是如此。是真名。」
遊佐さん「啊,在这里的?」
主持「是在这里使用的真名。……请问有什么问题吗?(笑)」
遊佐さん「(笑)」
观众「(笑)」
遊佐さん「好厉害呢居然还有姓『西恩寺』的。说到『西恩寺』如果和我一辈的人兴许知道,这样的人除了赛车队里那位以外绝无仅有呢。就像在演マシンハヤブサ似的(笑)(注:76年播出的一部赛车动画)」
主持「我们还有其他众多管家在籍。期待遊佐さん的再度光临。」
遊佐さん「可以指名么?」
主持「是不可以指名的。」
遊佐さん「原来如此。不可以看了照片后选人吗…?」
主持「您以为这里是什么店?」
观众「(笑)」
遊佐さん「我只是在想门口怎么没有贴着呢。」
主持「没这回事。執事喫茶只是一家茶馆罢了(笑)」
遊佐さん「发生了很多事呢。比如说这个见面会开始之前,说是要拍纪念照,于是我率诸位管家们(笑)一起拍了照呢。舞台正当中有一把椅子,有人对我说『坐下!』,结果只有我一个人坐下了(笑)。看起来我就好像被抓了一样呢?」
主持「不不(笑)」
遊佐さん「那位一脸凶相的戴着单眼镜的管家还站在我身后(笑)。哗地在身后站成一排拍照。大家说不定将来也能看到照片吧…简直就是惟妙惟肖的造假照(笑)。感觉我也可以登上宣传纸了(笑)」
观众「(笑)」
主持「还有这种事!?」
遊佐さん「有啊(笑)。而且带着些有的没的…嘿,会公开到什么程度呢…」
主持「全部公开!(斩钉截铁)」
遊佐さん「哎!?(笑)」
观众「(笑)」
主持「最后的请求。请谈一下您今后的工作安排以及对大家的感言。」
遊佐さん谈了现在的工作。
主持「好了,虽然非常遗憾,遊佐浩二さん的签名会以及Talk Show到此结束。遊佐さん,今天万分感谢。」
遊佐さん「多谢多谢。」

遊佐さん站起身,对场内的大家投以浅笑。全场观众以热烈的掌声欢送他。像是回应那盛大的鼓掌与欢声一般,遊佐さん一边对大家挥手,一边徐徐退场。签名会&Talk Show就此落下帷幕。
回到休息室后,他写下了珍贵的亲笔留言。当工作人员提出『想给各位Fans也看一下,所以能否请您穿上大衣拍一下照呢?』的要求后,他丝毫没有展现出疲态,笑容满面地应承了下来,让我们拍下了遊佐さん十分珍贵的大衣着装照。
不顾睡眠时间短暂,一大早就展现出绚烂笑颜的遊佐さん,真的非常谢谢您。
还有,各位莅临见面会的fans们,真的非常感谢。
[PR]

by kobashimai | 2008-08-12 00:00 | ゆっちー関係

<< 化粧は女の戦闘服――メイク落し   败家无止境! >>